關於部落格
-耕雪釣月&藍羽闇影.自創&同人-

網管:闇真(連結&好友請自便唷!)
  • 325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衍生布文】逆者76(蒼金)

當夜,金鎏影做了一場無聲的惡夢。 他的夢境有著駭人的幻覺,身體被切掉了,整個世界是支離破碎的,戰禍血腥,屍首堆積如山,血,猛地兜頭濺到他身上,在金鎏影的衣上洇開,將他的雙手雙眼染成了同樣的顏色。 感覺不到溫度,世界像是瓦解般一片片地斑剝而墜落,金鎏影試著要掙扎,可卻發現他身陷桎梏,根本動彈不得。 踏在血上,生與死並不隔絕入夢的魂魄,悽厲恐怖的人間煉獄猶如反映了他頹喪灰敗的內心,金鎏影在夢裡也讓玄宗同門的眾多師兄弟給逼殺地入了絕境。 站在懸崖之上,金鎏影的人生已是進無門、退無路,他一個腳步往前是萬丈深淵,一個腳步往後是血流飄杵,哪兒都是兩難。 現實與夢魘的拉鋸戰,最後他是被一股異常的燥熱給熱醒的,金鎏影痛苦地感覺他身上狂竄的熱度像是火在燒灼,狠狠地灼蝕著他的筋骨、他的心魂。 直到他被噩夢給完全沖醒,這才赫然發現夢魘裡的幽溟殺戮早已煙灰四散。 視野逐漸由模糊而變得清晰,金鎏影座起身痛苦地摀著額頭,彷彿又死過了一次,他發現最近體內魔毒的發作次數似乎越來越頻繁。 默然地抬起手掌,金鎏影的掌心中躺著一塊玄色潤玉,他不能肯定自己體內的魔毒毒性是否因為玄魄的力量而被壓制,或是促發? 但是魔毒的力量越來越不受控制卻是不爭的事實。 倘若真是如此,在他完全被異度魔界給操縱之前,他必須要把握剩餘儘有的時間。 心念至此,金鎏影起身漱洗一番,而後往外走去。 金鎏影知道現下他最首要之事就是要當上玄宗宗主,先前宗主之試的初試,他已通過,兩日後的第二試,將由宗主親自出來評審。 六絃弟子與四奇弟子之中,放眼望去,他最危險又最強大的競爭對手,就只有那個人。 依現今的局面,也唯有他有能力能夠與蒼一決高下,他有信心自己能夠贏得過蒼,但是金鎏影心裡卻十分在意宗主對他是怎麼樣的想法? 所以金鎏影決定弄個清楚明白,他主動來到了玄宗宗主的房門前,正想敲門入內詢問時,竟聽見了裡面傳來了熟悉的談話聲。 「人唯有看見自己的缺點,才能真正了解他人的缺點,進而產生同情。吾之所以選蒼繼任六絃之首,乃因蒼懷有人道之心,行事不失分寸。有此悲憫之心才是人道的開始,才能領導玄宗一脈往正途而行!」屋內的宗主如此言道。 「玄宗師傅,現今玄宗內部仍有多位師兄弟符合宗主之試的資格。」蒼意有所指的說道。 「宗主之試是讓有能者心服口服的一場測驗,蒼,你是對自己沒有信心嗎?」暗諷著自己的愛徒,宗主笑得很燦爛。 「弟子不曾懷疑過師傅的心意。」蒼解釋著,「可吾身為六絃之首,著實難令四奇弟子對吾心服口服。」 表明自己不是推諉之意,蒼想提醒他精明萬分的師傅,莫要強人所難。 不料宗主竟重重地哼了一口氣,「金鎏影確實是吾玄宗四奇中不可多得的人才,但他做事太過武斷,凡事欠缺考慮後果,也許可以自做主張,但必須在輕重之間權衡。」 易言之,金鎏影是個火一樣的孩子,不似蒼的沉穩內斂,做事容易出錯,而玄宗之主一子錯便滿盤皆輸,不可不慎重其事。 面對師傅,蒼內心即使仍有意見,也不會冒然吐出,他僅是沉默地陪伴在一旁,不再表示心意。 「蒼,吾離大限不遠,有你,吾已不用再為玄宗一脈的未來擔憂。」閉上眼睛,玄宗宗主語重心長的說道。 「是。」蒼頷首,聆聽著玄宗宗主的指示。 之後,宗主與蒼師徒倆又談論了哪些,金鎏影根本也沒有心思再去聽,他不知道應該要如何形容此刻自己內心的感覺。 像是所有的迷霧終於豁然開朗般,眼前的事實證明了過往的一切,那時紫荊衣憤恨所言的棄子之說更是間接得到了證實。 只是自己的醒悟真是太晚太慢。 表情晦澀難明,金鎏影黯下眼眸,舉步離開了宗主所居的道觀,不驚動任何人地出了玄宗總部,往封雲山半山腰處的藏海湖而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