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耕雪釣月&藍羽闇影.自創&同人-

網管:闇真(連結&好友請自便唷!)
  • 325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衍生布文】逆者75 (蒼金)

「鎏影,」蒼輕喚,沐浴在月光下的身影顯得有些飄渺,他不帶太多情感,神色淡然的道:「方才的一切,吾已見之。」 蒼竟又故態復萌!悄然出現的窺伺一切? 這個人究竟要自我中心到什麼地步才能罷休! 金鎏影一聽完蒼的話,腦袋裡頓時出現了霹靂啪啦的響聲,他雖有怒氣卻是側開了臉,壓低聲音冷淡的應:「哦?那麼絃首大人對此事可有高見?金鎏影願聞其詳。」 「吾對四奇內部沒有插話與干涉的餘地。」蒼明擺著對墨塵音私自出山的事不表示意見,時至今日,最令他在意的是── 打斷蒼的話,金鎏影轉過身來,「非攸關聖尊者之事,六絃之首自然沒有興趣,這話是我問得粗淺,金鎏影失禮了。」漠然的指證道,金鎏影的聲音帶著明顯的敵對氣息。 是了,他怎又差點忘記前塵往事的始作俑者,蒼那時的怒氣衝天,哼,對比今時,金鎏影對現在蒼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嗤之以鼻。 常言見面休問枯榮事,觀看客顏便得知,天下之大,玄宗之中,畢竟無人比得上一步蓮華之於蒼的重要性,更別說是墨塵音隱瞞眾人前去尋找赭衫軍下落一事。 哈!簡直無足輕重,微不足道矣! 自掘的墳墓,如何見不到腐朽的骨骸?若是沒有覺悟,他做什麼都不會成功的。 原先還存有的一絲遲疑,而今已是消失怠盡,金鎏影撥掉心中的迷霧,沒有怒意,平和的問:「蒼,你覺得我有沒有可能成為玄宗之首?」 蒼琥珀色的眼瞳因為金鎏影這突如其來的問題而閃過了疑惑的光,「何故有此一問?」 金鎏影續答:「能者當逆天而行,要正義和平、世界大同是不可能的,無為之治是上古時代聖人的生活方式,你、我皆為凡人,正所謂亂世重典,以武力制裁天下才是唯一!」 這世界上如若做任何事都是需要理由,那麼走上這條不歸路的金鎏影將不再滿足於屈就於一人之下的世界。 「還是蒼,你覺得金鎏影不能是你的對手?」故意把話說得尖酸刻薄,金鎏影覆上面具,笑著調侃蒼道:「確實啊!蒼,我在你身上……找不到任何破綻。」 拐著彎子擺明罵人,金鎏影不信蒼會聽不出來,但蒼下一秒的回話卻像是慢慢滲進了他的心口。 「無為,則無所不為;吾,順天而行。」 又是官冕堂皇到不可一世的理由,金鎏影恨透了蒼那水波不興的模樣,「所以你是在批評我嗎?」 當玄宗內部不再以公平正義為宗旨,為達勝利,是否任何人有義務要犧牲自己,成就大局? 蒼的話,不就正大光明的將玄宗內部對他萬千寵愛的理由給合理化? 煞時間,金鎏影鬱抑的怒不可遏,臉色一變,他當下旋身,只想馬上拂袖而去。 但蒼卻早他一步,擋在金鎏影掛不住面具的臉龐之前,「鎏影,你有煩惱?告訴吾,吾或許可以幫得上忙。」蒼的聲音雖低沉穩重,但透露出噓寒問暖的心意。 「你想幫我解除煩惱?」哈!可笑至極!一手將他給推入地獄火坑的人,竟敢好心地前來慰問自己,如何受盡身心的非人煎熬? 擺出這猶如救世主模樣的蒼,無恥可憎到極點! 蒼趨前,往金鎏影又靠近了一些,他忍不住伸手撫上金鎏影的臉頰,蒼手心的溫度似要烘暖金鎏影的臉龐般,令金鎏影詫異地瞠目瞪住他,「吾明白你心中所思,鎏影,這一次讓吾幫你。」 蒼近在咫尺的炙熱呼吸,彷彿灼燙了兩人之間的溫度,緊握他心臟的力量像是排山倒海而來的壓迫,金鎏影的心在一瞬間亂了譜。 是蒼的舉措太過唐突,讓金鎏影呆愣當場。 「你在胡說八道什麼?」惱火的俊顏染上一抹緋紅,金鎏影從未見過這麼溫柔又感性過人的蒼,他全身不自在,整個人戰戰兢兢的,雞皮疙瘩在金鎏影背後的肌膚上一顆顆冒起。 「鎏影,終有一天,你會懂吾的意思。」 儘儘一秒之間的動作,蒼像是蜻蜓點水般濯足一點,瞬間在他倆身後傳來一道呼喊聲。 「絃首,你怎不在房內休息?」 翠山行喘著氣地跑向蒼,走近了才發現被蒼身影覆蓋住的金鎏影一臉冷漠的站在旁邊,他續道:「金師兄也在這?」 不著痕跡地將金鎏影的箝制給放開,蒼用只有他與金鎏影兩人才懂的目光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後,便轉身朝翠山行言道:「隨吾回去吧。」 「好。」心中縱使多有疑問,可翠山行不會刻意表現出來,他向金鎏影得體地道別,就又安份地隨著蒼往玄宗總部的方向回去。 待了兩人漸行漸遠,金鎏影這才放鬆了警備,他轉身面色通紅地摀著嘴,一時半刻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恍惚中,金鎏影的心跳失緒到亂七八糟,在他唇上仍留有那清晰柔軟的觸感,眸中還有那瞬間在他瞳孔放大的英俊臉龐,以及蒼刻意留在他身上的炙熱溫度。 金鎏影不解方才那個吻……是怎麼一回事? 那樣的蒼,怎麼看都像是他夢境的延續,實在……太不真實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