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耕雪釣月&藍羽闇影.自創&同人-

網管:闇真(連結&好友請自便唷!)
  • 3253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衍生布文】逆者70(蒼金)

小貓之死,令蒼原想再多留金鎏影一宿,以玄魄之能替他盡力減低魔毒的毒性,但如今惟有如此言道:「公子,大傷已癒,今日欲去,你的心意老朽明白。」 陶翁一頓,「吾有一物贈予公子。」語畢,自懷裡取出一只墜飾遞予金鎏影。 「這是?」接過陶翁的饋贈,金鎏影一問。 陽光下閃耀著的是好美的一顆紫晶之石啊…… 金鎏影拿起手上的紫晶石,透過太陽光線的照射,紫晶石竟剔透地能被陽光穿透,透亮的光澤,雅逸非凡地顯得閃閃晶瑩、柔柔發光。 紫晶石的稜角似被人給磨過,弧線優美地呈現圓形的卵石狀,不過金鎏影亦發現玉砌般的紫晶石之中,好似隱隱浮動著一行金粉似的圖型文字。 「紫晶石又名月霞石,」陶翁的聲音有些低沉地傳到了金鎏影耳裡,「在月華之鄉,月霞石是一種擁有靈氣的東西,月華之鄉的村民們在懸空泉下遊附近的淺灘撿拾月霞石。」 「公子,請看。」 陶翁指著月霞石中隱約浮現的一行圖文,並讓金鎏影仔細觀察著月霞石的內面,紫晶光華明亮的中心點確實刻印著一行真言。 「好嫻熟的刻制工藝!」金鎏影忍不住發出一聲讚嘆,「石中刻畫的線條清晰無比,筆鋒稜角更是分明,可石塊本身卻是完整無損。」 陶翁微微一笑,緩緩再道:「每一顆珍貴的月霞石都凝結著村民們發自內心的祈願,各人說著各人的心願,並將月霞石神聖地佩帶在身上,默默祈禱心願成真。」 月霞石竟是如此貴重之物?金鎏影忙道:「晚輩怎能收下前輩如此大禮?」 「人生在世,越長大就越艱辛,所以才會想要有個能夠支撐自己的人。」陶翁含笑,柔和的再道:「這一陣子,吾明白公子心事重重,其實這月霞石並無珍貴之處,老朽唯有希望公子將來別讓恨意為你決定任何事。」 「贈石之約,陶前輩的叮囑,晚輩銘記在心。」凝思片刻,金鎏影能夠感受到陶翁話裡的真心,「這月華之鄉的人們可真是思想單純,天真又夢幻。」 可陶翁之言聽起來為何彷彿話中有話、意在言外。 須臾,一種寒徹骨髓的心痛感,震撼了金鎏影心中一個早已被遺忘的創疤。 ……一瞬間,金鎏影感覺好像突然被人揭破了所有的疑慮,腦中頓時思緒澄明。 金鎏影收下了月霞石,但他的回答卻是意味深長的,「前輩切莫掛心晚輩,金鎏影絕對不會抹煞掉自己曾經做過的每一件事。」 陶翁聽完了金鎏影的回應,不覺嘆道:「公子,何苦此言?」 鎏影,你……為何非要選擇一條傷害自己的路? 「古語有言,新沐者必彈冠,新浴者必振衣。」金鎏影淡笑而答。 沒來得及為小貓咪取名似乎是正確的決定,他有他應為之事,將來誰人論他功過,金鎏影都不會在意。 尤其是── 思及此,隨即面色一凜,金鎏影輕聲吟道:「千錘萬鑿出深山,烈火焚燒若等閑;粉身碎骨渾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 在陶翁面前將月霞石的頸飾給戴上,金鎏影暗揣了懷裡暗藏的玄魄,忽然間他明白了未來的一切。 此時的金鎏影,與初來月華之鄉的金鎏影,前後已是判若兩人。 而在金鎏影的腦海中,出現了許多、許多人的身影。 有他的同修好友紫荊衣、赭衫軍、墨塵音;有他過往在崢天弦裡共同生活數十年的師兄弟們;有他尊敬的師傅玄宗宗主。 當然也有那個傷他極深,卻無法鐵下心去憎恨的人。 自己不應該再留戀過往,他仍有許多待辦之事;譬如與魔界軍師伏嬰師的合作,商議如何救活他的好友紫荊衣……等等。 金鎏影明白自己的心不該老是糾結在那人身上,以及掛在他心頭難以啟齒到…… 應該忘卻了結的一切過往。 昔時,與那人的曾經應是一去不再復返,他不該猶豫不決。 一時的婦人之仁!倘若一再地那麼錯下去,自己將來註定後悔,全盤皆輸。 金鎏影不求任何的安慰,只需不再為他人所為影響,他必須沒有半點的遲疑與動搖。 此番離開月華之鄉,他的心態已是大大轉變。 哪怕未來無人日夜相伴、患難與共,卻再也沒有什麼可以使他怯懦的。 金鎏影的心不再孤單無助、徬徨無依! 縱使將來他註定一無所有,自己仍有一顆堅定不移的心,不是麼? ──如此,足矣。 「公子,吾送你下山。」陶翁忽言,打斷了金鎏影的思緒,「最後……吾該送你一程。」 「陶前輩的美意,請容晚輩再行謝過。」金鎏影語氣十分婉轉地回拒,「與前輩這些日子朝夕相處,您待晚輩情深義長,金鎏影雖無以回報,但已銘記於心、刻骨不忘。」 只一剎那間,金鎏影的話令陶翁想再多言地躊躇了,只聽金鎏影又道:「在此打擾陶前輩時日已久,若再讓陶前輩為我勞頓,晚輩心中實在過意不去。」 「嗯。」陶翁尋思片刻,最終一言:「此去平安,望公子珍重。」 金鎏影起身時,神色雖然有些孤獨,「陶前輩,請就此留步,晚輩告辭。」但他的心中已是一片寂靜。 這次金鎏影再也沒有任何依戀,他腳下的步伐輕快、穩當地朝下山之路走去。 衣袖飄飛,金鎏影的身影竟是十分的從容優雅,一身的氣度翩然,去而不返。 於金鎏影身後,陶翁道別似的唱著:「楊柳青青江水平,聞郎江上唱歌聲。東邊日出西邊雨,道是無晴還有晴。」 化著為陶翁的蒼佇立於原處,目光緊緊追隨著金鎏影離開的背影。 當下,蒼深刻地意識到真正的自己與金鎏影兩人,已是……再也無話可說。 迅速垂下眼睫,蒼表情淡然地取出琴來,伸手一撥,一道琴音便將所有他事先設下的結界屏障給化去。 佐以琴音,一曲吟完,將古琴緩緩收入琴盒當中,蒼慢慢地合上了蓋。 若要一人孤單地活著,或許對金鎏影而言,這麼痛苦的感情,是否最好最初就不曾開始過? 但縱使傷害已經造成,可蒼仍想,如若沒有那日的相遇…… 那麼這個世界上,絕對不會有過兩個人的曾經。 ------------ 送上逆者70回,祝大家中秋節快樂唷!^/////^ 逆者的分水嶺終於出現了~不過這只是一個小喘氣, 後面開始的才正要精彩(?)哈哈哈哈哈, 小金之路,不由分說啊Q////////Q 某闇自己要為自己加油!希望我可以不要因為心太痛而拼不下去>O<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