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耕雪釣月&藍羽闇影.自創&同人-

網管:闇真(連結&好友請自便唷!)
  • 326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衍生布文】逆者69(蒼金)

將放置在床旁的衣服給披上,金鎏影才想著要出外找尋小貓咪的蹤跡,陶翁正巧就推開房門走了進來。 「公子,你醒了。」將手上的溫水盆子放下,陶翁擰乾了溫手巾遞給了金鎏影,「再一會就可以用晚膳了。」 「陶前輩,我不餓。」金鎏影淡淡笑道:「小貓咪呢?醒來沒瞧見,不知跑哪去了?」 金鎏影的疑問令蒼在心裡猶豫著應該怎麼回答他較為妥善,但一見陶翁面色微有異狀,金鎏影關切反問:「陶前輩,發生什麼事了嗎?」 一聽見金鎏影的聲音,陶翁便抬眼望著他,沒有回答。 在金鎏影明亮的碧色眼眸中有著全然信任自己的疑惑,正等著他的回應,可此刻的蒼卻發現究竟將事實說出口與不說出口,這令自己感到兩難。 「前輩?」良久過去,金鎏影提醒陶翁似的一喚。 但金鎏影等到的卻是一個讓他痛不欲生的答案,「……公子,小貓已死。」 「已死?」金鎏影無法相信並錯愕的問,「小貓咪中午的時候不還好好的嗎?怎麼會死?」 不還與他同睡,與他一同嬉戲,轉眼間小貓咪的生命就消逝了,怎有可能? 「公子,小貓是被毒死的。」陶翁望著金鎏影瞬間像陰霾密佈的臉龐,續道:「請公子看一下你的右手指尖。」 「我的右手?」金鎏影低頭一看,自己的右手食指有個小小的犬齒牙印,「這是……」 陶翁的話讓金鎏影憶起了,自己與小貓咪玩耍的時候,被小貓咪的小小貓爪給抓傷,而小貓咪確實為他舔過傷口,還不斷咪嗚咪嗚地叫著,像是怕他疼似地要他原諒。 這點小傷,金鎏影並不在意,但他怎忘了自己、自己身上的魔毒── 痛苦不堪的無力感滲入,金鎏影的臉色像是蒙上了一張黑紗,心裡愉悅的歡快感被徹底地撲滅,一時間竟孤獨地感覺身上有些冷。 「公子,請別自責。」陶翁試著安慰他,「這是因緣巧合,並非公子的錯。」 金鎏影一臉黯然,從心底透出來的陣陣寒意,凜冽砭骨,像是在皮膚結上了一層厚厚的霜,紮下肉裡的感覺明明應是刺得他很痛、很痛,可自己卻渾然無所覺。 許久之後,金鎏影面色恢復以往的正色道:「多謝陶前輩的關心。」 倘若這便是小貓咪生命裡註定非得破碎的殘缺不全,金鎏影恨透了自己完全無法與之抗衡。 天命?宿命?還是因果輪迴?什麼都不重要了,金鎏影只想問自己,值得嗎? 他的一番真心真意就只能做到這種程度,就連一個無辜的小生命都要因他而死,那麼當初的救助之舉,如今看來多像一個無聊的笑話。 金鎏影知道他的孤獨感和小貓咪的死亡脫離不了關係,然而他不能放縱自己一再懦弱,成了受命運擺弄的小丑。 「小貓咪現在在哪呢?」金鎏影盡力將心中的悲愴剔除,讓自己表現的自然一點,「陶前輩,讓我親手幫小貓咪下葬吧。」 陶翁知道金鎏影有可能是咬著牙強裝冷靜,但他無法撕毀金鎏影刻意戴上的面具,「公子,請隨吾來。」 當金鎏影看見了死去的小貓咪時,他輕輕地伸出手、寵愛地將牠抱入懷裡,小貓咪其實與牠生前一模一樣、一模一樣的可愛漂亮,彷彿就只是睡著了而已。 「牠真美呢!再多讓我陪牠一會。」金鎏影轉過身去緩緩地說,而站在他身後的陶翁看不見此時金鎏影臉上的表情。 鎏影……莫傷心。 差一點,蒼就想伸手將難過寒心的金鎏影緊緊地擁入懷中,因為他明知結局早已決定了一切,但他還是讓小貓咪的死亡發生。 「嗯。」只能無奈默允。 金鎏影緊抱著逐漸變冷的小貓咪,原本雪白輕靈的美麗毛髮已經變得灰紫、煞黑,不再睜開的水靈貓眼,死寂沉沉地緊閉著,方才他還不願相信,但現在金鎏影明白這真是已經死去的狀態。 小貓咪再也不會舔著他的臉向他撒嬌,他再也聽不見那可愛的小貓叫聲。 原來生命真的就是在荒蕪之中度過的,金鎏影發現即使他能擁緊對方,但死亡卻讓彼此完全無法再溝通。 自己與對方也不過是兩個全然孤獨的個體而已。 天人永隔,猶如他與紫荊衣、猶如他與小貓咪…… 生命中的什麼光彩、什麼希望,在這一刻,金鎏影感覺好似都沒有了、好像都消逝了。 親自將小貓咪給埋葬在竹盧附近,這一日,金鎏影再也沒了吃飯的心思。 只是呆滯地坐著,金鎏影並不出聲,他沒有說話,更沒有流淚,就只是逕自瞧著月華山頂的天空之中,那一輪無限美麗的明月。 孤寂的月亮,殘碎了一塊,如同他的心,永遠永遠地被啃蝕、割掉了大半一般。 佇候在金鎏影身後,陶翁見他神情有點疲憊,臉色有些蒼白,雖然想出言勸導他看開些,可話在嘴邊又止了住。 遭遇挫折或許可以帶給金鎏影某種心靈上的灑脫,而如何大徹大悟、認清現實,當下的確是金鎏影現在最應該去做的。 冷颼颼的山風將金鎏影的心給吹得無比荒涼、撕心裂肺的痛著,他閉上眼睛,一股恨意感覺湧現,自己將來必須堅決地變成一個戴著猙獰面具的厲鬼。 金鎏影要將過多天真的自己隨著小貓咪的死亡一同埋葬,癡傻、愚昧、執著、多情,難言的隱痛在胸間瀰漫── 這些全數都要沉入無邊的黑暗,全數都得落入無間的地獄。 閉目沉思的金鎏影忽地睜開眼,察覺到陶翁站在他的不遠之處,正默默地守著。 心在這一刻被戮碎了,尖利的痛苦將金鎏影的黑暗世界給整個劃了開,狠銳地穿透了自己! 金鎏影英俊的面龐在鮮血的洗滌與死亡的洗禮過後,一身翩然已被洇染得更加的冷僻清豔。 終於恍然,美好的時光並不能用美夢給編織出來。 夢境再美,終有清醒的時候。 一時割捨不了的是什麼?毒火攻心嗎? 哈哈哈哈哈。 金鎏影沒忘記自己肩負的責任,當活人不再是活人,死人才能活過來。 浮沉多日,他是該醒了。 那一晚,金鎏影與陶翁都沒有睡意,可卻再也無法對談。 兩人無語的一夜過去,直到天色將明。 而這時的蒼並不知道,此後的他將不復見金鎏影從心底嘶叫出來的一切吶喊,無論是孤獨悲憤或是驕恣傲氣。 ------------ 很重要的一回Q_Q,寫到闇真都有點想哭, 但是沒有經過這一段的轉折卻又不行, 小金的心有多痛,因為小貓與荊衣之死多痛呢? 這影響了他往後要面對的人事全非, 蒼是知道的,但他也不是無感,就是沒有動作, 這兩人終究是會越走越遠的, 而且小金又不知道陶翁就是蒼啊!><(大哭ing) PS.有心人,你看得出來嗎?文如我心,就是你不會懂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