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耕雪釣月&藍羽闇影.自創&同人-

網管:闇真(連結&好友請自便唷!)
  • 326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衍生布文】逆者66(蒼金)

魔毒發作,減少了金鎏影內心真實慾望的性與歡愛,這給了他的肉體在恢復上的充分休息,隔了幾日,金鎏影的身體與精神終於逐漸好轉過來。 而,出乎蒼意料的一個契機── 他發現自己似乎並不喜歡看到金鎏影,先前毒發時愁緒滿懷的陰慘病容,這是第一次,除了一步蓮華與其他同修的玄宗五弦以外,一向木訥的蒼感知了讓人歡笑的美妙。 他曾說過自己欠金鎏影一份情,但此刻的蒼卻想推翻那樣獨斷的定義,倘若時光倒行,也許金鎏影可以成為他的知己、他的朋友、他的…… 「陶前輩,我做好了!」金鎏影拿著微濕的溫手巾擦拭著小貓咪的身體,然後再拿乾布絹為小貓全身清理了一遍。 讓金鎏影精神抖擻的叫聲給喚回了飄離的思緒,蒼轉過身注視著眼前這個容光煥發、朝自己親切微笑的人。 暖陽之下,一人、一貓的和諧身影,猶如陽光照耀似的撒上了淡淡金粉,金鎏影髮色本就偏淡金色的了,如此柔光暖蘊,氣氛顯得無比歡愉放鬆。 蒼瞇細了雙眸,他心想眼前這樣的光景,毒發時憔悴焦慮、痛苦難耐的金鎏影,彷彿只是一場他的迷夢。 可那驚世駭俗的每一夜,金鎏影瘋狂激昂的掙扎與絕望,卻已深刻地烙印在蒼的心底。 拋空雜想,陶翁道:「失去母親的幼貓會很黏人,必須常陪著小貓,照顧要有耐心。」 將小紅爐上,為小貓咪特地熬煮、並加入蒸過且搗碎了的魚肉的米糊,陶翁邊叮囑、邊拿出一隻小竹勺,遞給了金鎏影。 「吹涼後,慢慢餵牠,能吃就會活下來的。」 「好。」金鎏影一聽,馬上就當成大事一件來辦,他小心翼翼地為小貓咪吹涼碎魚肉米糊,然後一小口、一小口地細心餵食,等小貓咪吃飽了之後,還聽從陶翁的建議再幫牠拍背,令牠打嗝。 取來柔軟的絲質絨布,讓金鎏影將小貓咪整個包起來,陶翁又道:「保暖、飲食、排泄都正常就沒什麼好憂心的。」 「沒想到前輩就連照顧小動物的醫術都如此嫻熟,」金鎏影欣羨不已,眸光一沉,「那時候晚輩如或識得陶前輩,不知結果是否能夠逆轉?」 「公子所言為何?」陶翁納悶一問。 搖了搖頭,金鎏影無限惋惜與感慨的道:「只是想起了一段不堪回首的過往,與前輩無關,一切都是造化弄人。」 自己竟想著紫荊衣命危之食,要是他早已認識陶翁或許會有辦法救活荊衣,突如其來的念頭,金鎏影為自己這個異想天開的想法感到憾恨不已。 木已成舟,多言何用? 調整好心中忽然顛簸難受的心緒,金鎏影歉然道:「方才是晚輩失禮,讓前輩見笑了。」 「公子,」陶翁正色一問:「對未來好似仍有許多疑惑。」 「不是的。」金鎏影想也不想地否決,「這個世界上沒有一成不變的人事物,特別是人的心,更何況我的心也……」 甫到唇邊的話突地被一陣風聲給吹散,陶翁惟聽金鎏影牙根緊咬地又言,「將來的我只會更加確立自己的腳步應往何方,晚輩明白自己應該怎麼做。」 一切不會再是出於無奈的謊言,金鎏影會替摯友復仇,他要讓那些在他們傷口處灑鹽的人們,個個嚐到與他們一樣的悲哀與絕望! 金鎏影晦暗難看的臉色,蒼看得懂,那是金鎏影眼框中隱瞞不了的恨,蒼現在是陶翁的身份,他無法辯駁,只得一問:「那麼公子可會有不應為之事?」 「陶前輩,您何出此言?」金鎏影瞬間一怔,陶翁此句何意? 「前生註定事,莫錯過姻緣。」陶翁繼續說:「公子將來千萬不可再次傷害自己,莫做追悔莫及之事。」 「這一點,前輩大可放心。」明白了陶翁只是單純地想要勸導他,金鎏影放下了警戒之心,展顏笑道:「金鎏影會對自己的行為負責,永遠不會感到後悔,死亦無撼。」 想到了摯友紫荊衣遭遇的一切背叛,他不能垮,金鎏影面色一凜,行了一個大禮,拱手一揖道:「陶前輩的好意,晚輩心領了,但不必為我憂心,晚輩並非忘恩負義之人,若將來有緣再遇,晚輩定會再來拜訪陶前輩。」 話至此,兩人的想法已相去甚遠,陶翁最後只能這般感嘆的道:「公子,切忌操勞過度。」 抱著猶如強褓中的小貓咪,金鎏影保證的說。「不會的。」他會等待時機成熟,再伺機而動。 金鎏影糾正自己的想法,當過一次的傻子就已經足夠了,金鎏影不允許自己再多傻第二次! 後來,陶翁陪伴著金鎏影與小貓咪養傷養病,從此沒再提過相同的話題。 將養了數日,幼小的白貓似乎恢復了些許精神,牠特別喜歡黏著陶翁喵喵叫,金鎏影見狀心裡忍不住有些吃味。 「嗚嗚,喵嗚!」小貓咪輕輕叫了一聲,掙扎了金鎏影的懷抱,轉而跑去磨蹭陶翁的手,希望被對方撫摸。 「喂!」金鎏影這下子可不太服氣了,這小貓咪也太不給他面子了。 「很乖。」陶翁淡道,他伸出手,小貓竟投降似露出了軟軟的小肚子,牠的尾巴在空中慢慢地擺動,一副擺明了在向陶翁撒嬌的可愛模樣。 金鎏影一見此景,吃醋的喊:「真是忘恩負義的小貓咪!救你的人可是我啊!」 「呼嚕……」陶翁的手撫摸著小貓咪,牠的喉嚨發出滿足的喵叫聲。「喵嗚!」小貓咪讓陶翁給摸耳後逗得心情很不錯。 臭小貓!「哼!」金鎏影再也看不下去了,逕自跑到一旁的木躺椅上休息去。 呵…… 蒼啞然失笑,金鎏影這小小的任性之處與小貓咪有何兩樣? 何必與不懂事的小貓計較? 於是,趨近了悶悶不悅的金鎏影,將小貓咪丟了給牠,「公子若這麼愛貓,讓牠熟悉你的氣味,擁有安全感,小貓自然會喜愛與你親近。」陶翁說完,就離開忙活去了。 「喵~嗚。」金鎏影肚子上的小貓咪嬌滴滴的一叫。 「看樣子,前輩是想要我們兩個培養感情吧?」金鎏影極為漂亮的碧色眼瞳與小貓咪的翠綠貓眼相互對望後,開朗一笑道:「哈哈,那就委屈你多陪陪我吧!可愛的小貓咪。」 「喵嗚,喵、喵~」舔了舔金鎏影的手指,熟悉的味道令吃飽的小貓咪好像又開始愛睏了。 「貪食、愛睡鬼!」金鎏影忍不住揶揄小貓咪,可他自己也打了個呵欠,「呼啊……」 不久之後,金鎏影閤上了雙眼,同樣去與周公下棋了。 在這個微風徐吹、芬芳清新的浪漫午后,躺在竹椅上休憩的金鎏影自然地摟著小貓咪,一人、一貓就這麼悠閒自在地進入了夢鄉。 人在竹屋簷下,正為金鎏影煎藥的陶翁回望了才一會兒就沉沉睡去的金鎏影與小貓咪。 蒼看著金鎏影的睡顏許久,金鎏影寧謐祥和、深邃立體的英俊五官,在不發怒與哀愁時是多麼的溫雅俊秀、姿影迷人。 之後,蒼的心中竟有一念。 鎏影,若是你與吾……能夠長久如此的毫無猜忌、彼此信任,該有多好? 低嘆一聲,蒼沉默了。 他一開始便知曉的,此刻山月依然、悠閒心境,空氣中凝滯的安穩快樂僅是曇花一現的美麗,短暫而匆促。 月華之鄉的陶翁與小貓咪,這些會很快地被金鎏影遺忘在某一段的回憶裡,默默地消逝無蹤。 因為自己── 他,六絃之首蒼,其實一開始就從未走入金鎏影的世界。 ----------- 終於把小金跟小貓咪相處的橋段寫出來了,放鞭炮啦!!!! 闇真很喜歡貓的,特別是喜歡乖巧又可愛的貓咪,貓咪太可愛了>/////< 雖然小貓常常都會很任性,但是對”主人”心裡還是有著許多的愛唷! 這一回,是很柔和的橋段,雖然小金還是蝦米都不知道,要是他知道~ 蒼把他的任性跟貓比較不知道會怎麼樣哩!哈哈哈~~~~ 不過好日子只有幾回了,小金不久就真的要離開了Q///////Q.... 懇請大家一起幫闇真加油!自我鼓勵ing,I can do it, >///////<,逆者衝衝衝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