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耕雪釣月&藍羽闇影.自創&同人-

網管:闇真(連結&好友請自便唷!)
  • 326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衍生布文】逆者61(蒼金)

這麼一想,令他的表情驟然增添了些許沮喪。 金鎏影抬起頭,廣闊高遠的天空,流淌著滿天燦爛與向晚祥瑞的繽紛雲朵;長流不息的懸空之泉、月華之山的秀水風光,如此映襯著月華之鄉的瑰麗夕照,在他眼前的一切…… 是如此天然的壯闊與美麗── 可在金鎏影心底卻唯有一種人鬼萬物、生滅榮枯的淒然之感。 即使每晚經歷了許多的鬱悶焦慮,白日裡又令他愁眉不展,但金鎏影的臉色異常平靜。 他不能被這種悲切的情緒給籠罩,他必須回去了,回到玄宗內部去面對現實充滿絕望的殘酷,讓自己成為魔界的棋子,為摯友紫荊衣之死復仇。 恨,既然令他選擇了一條沒有歸宿的路,不論功與過、榮與枯,未來的後果他必須自己承擔。 但好友荊衣……如果你是我,狠得下心那麼做嗎? 搖了搖頭,彷彿冥冥天意中自有回答,金鎏影輕輕地閉上了雙眼。 那模樣好似不願瞧見,即將在他眼中瞻仰著的會是漫天的血紅…… 哪怕不久的將來,金鎏影也許會再也感覺不到那曾經有過的恩怨糾葛,那讓他一再撕心裂肺的種種苦痛。 「公子,可以用膳了。」陶翁低啞的聲音自龍溪亭的方向傳來,金鎏影收回紊亂的思緒,轉過身便給了陶翁一個溫和的笑顏。 「有勞前輩了。」金鎏影步入龍溪亭,並於亭中的石桌旁落坐。 「陶前輩,您真是好手藝,這一桌子的菜都是您親手料理的吧!不像晚輩對這炊爨飲食之事,實在是極盡所能的駑鈍。」金鎏影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無妨,公子,請慢用。」陶翁招呼他道。 「哈!」盯著這滿桌子的佳餚正冒著一縷縷香噴噴的熱氣,金鎏影讓眼前色香味俱全的美食給引誘,竟一掃先前心上的陰霾,臉上一片緋紅的開懷一笑:「那晚輩可就不客氣了。」 雖然雙眼發光、心情愉悅,可金鎏影用膳的姿態卻是十分優雅的,他一品嚐、便忍不住停下來稱讚陶翁的廚藝高超。 一頓飯吃完之後,兩人開始談天說地,氣氛輕鬆自然。 「晚輩這竹筷一夾啊,可都是前輩這些時日以來的悉心照顧。」金鎏影臉上滿足的表情懷抱著謙和感謝的心態,再道:「陶前輩的救命之恩,晚輩終生難忘。」 聞言,蒼心中一愣,毅然的一個否決,「公子言重了,陶翁擔不起。」 「不,前輩對我的細心照料,金鎏影將來必定感念於心,知恩圖報。」金鎏影有些感慨的說:「可……或許就是如此樸素的日子,才更令人心神嚮往。」 哪裡會看不出金鎏影的心事,「公子,切莫為瑣事掛心。」陶翁淡然的勸道,並為金鎏影沏茶倒水。 往事依稀…… 默默看著金鎏影方才專注吃食的臉龐,蒼的心底好似有著微微悸動,金鎏影那熱烈真率的柔和笑顏彷彿可以抓住人心,滿足的天真樣子彷彿像個擁有赤子之心的孩子一樣…… 那樣的笑容,真的很美──很美,閃亮明耀的就像是一道透明的陽光。 這是蒼又一次見到了金鎏影初遇他時那種的歡快模樣,一時之間,兩人身周的空氣好似都溫暖了起來。 忽然之間,山下傳來一陣音調和美的歌聲,「那是?」金鎏影疑問,他站起身來步出亭外。 龍溪亭雖位於懸空泉附近,但懸空泉地勢較高,而龍溪亭則處地處較低的半山腰,面對著空曠的山谷,配合著月華之鄉的特殊地形,形成了一道天然的回音屏。 空谷傳音,金鎏影靜下心來聆聽其音,他尋找到聲音的來源之處後,竟興致勃勃的回頭一問:「陶前輩,今天是什麼佳節喜慶的日子嗎?」 「公子,好興致。」陶翁捻著鬢白的鬍鬚一笑,淺聲吟道:「山上層層桃李花,雲間煙火是人家;銀釧金釵來負水,長刀短笠去燒佘。」 「好──」金鎏影讚歎不已。 聽見月華之鄉中有百姓聯唱,遠處有著洗衣婦女的笑語,農家樂的田園牧歌,有人唱、有人和,有人擊掌跟著節拍唱,唱歌的人們十分陶醉,好像還邊唱、邊揚起衣袖歡樂起舞。 清新活潑,濃郁的月鄉氣息…… 金鎏影欣賞著這般泛詠勞動生活的動聽民歌,十分合拍旋律搭配輕快的節奏,民歌的樂曲雖完全不符合正統的宮調,但每每結尾部分的樂音卻好似濃烈激切、韻味豐富。 雖然在唱詞的部份似乎有些雜亂、分辨不清,但音調起伏的跌宕宛轉,即使變奏通俗卻又體現的十分自然、完美。 哪怕沒有優美圓熟的藝術技巧,仍舊屬於天籟之音。 「山桃紅花滿上頭,蜀江春水拍山流。花紅易衰似郎意,水流無限似儂愁。」金鎏影有感而發,陪著陶翁一唱一和了一小段詩歌。 借用前人的詞,金鎏影所吟的詩──有景,卻又不單純寫景。 那詞景中暗涵著金鎏影痛苦復雜的情意,由愁而戀、由憂而愛,由對心上人的猜疑寫到自己的忠貞,語意細膩柔美,讀來起伏有致、韻味悠長。 換做是其他人,或許聽不出來,可眼前的陶翁是何人呢? 他,心知肚明。 於是,取出一壺新釀的黃醅酒,陶翁說道:「月華之鄉家家都會在冬季釀酒,這酒是月華之鄉的人們所贈予老朽的禮物,如今春天的桃花盛開,酒就熟了。」 用小火爐,為金鎏影溫酒,並替他斟滿一杯酒盞,「公子大病初癒,酒能行氣,小酌無妨。」 一見有酒,金鎏影持杯一飲,淡淡品嚐後,彷彿有些微醺的道:「陶前輩,人與人之間的緣份真是很不可思議!前輩跟晚輩這樣坐在這裡喝酒,在我們的有生之年裡,究竟可以跟幾個人建立起這樣的關係呢?」 金鎏影知道自己這話問的傻氣,見酒正溫,他笑著再問:「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 「這酒斗千百也難醉,小酌無妨。」陶翁為金鎏影的酒盞中添酒。 「你我有緣,才會相遇。」陶翁這樣說著,蒼老滿佈著皺眉的面孔若無其事地勸道:「公子,仇恨並不是人生的全部。」 豪氣頓生,金鎏影一個瀟灑的動作一飲而盡,「長恨人心不如水,等閒平地起波瀾,仇恨並非全部……卻已足夠讓人粉身碎骨了……」 利己或利他,棄惡或揚善,都已經不是他自己所能決定之事。 金鎏影極度不願讓自己變得那麼悽慘,相信別人卻又被背叛,這樣的苦痛又有誰能來為他抒發? 見金鎏影酒後那副滿懷惆悵的模樣,假扮成陶翁的蒼就是想再多說些什麼,卻也好一段時間無法言語。 蒼很清楚,他並沒有任何立場去決斷金鎏影隱瞞眾人的心事,縱使兩人曾有的誤會均是因他而起,但金鎏影並沒有要求他,正面回應這樣濃烈痛苦的感情。 ──有苦,亦是難言。 金烏玉兔最無情,驅馳不暫停,夕霞的黃昏消逝,該是酒席散去的時候了。 突然!不遠處的月華樹下,一陣騷動剎那間引起了他們的注意。 ------------- 這次更得很快吧~~~~(請掌聲鼓勵T//////T) 很久之前就想好的橋段, 引用的詩句只是在點綴了兩人的心情QQ 小金論壇裡的"忍蛋樣"講得沒錯, 蒼叫這個"陶翁"的名字, 就是他避世與小金獨處片刻的證明,只是很心酸的QQ 這片刻的美麗快要結束了QQ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