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耕雪釣月&藍羽闇影.自創&同人-

網管:闇真(連結&好友請自便唷!)
  • 326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衍生布文】逆者57(蒼金)

「這是……」本以為他會看見像應龍所在的地下冰湖,那般灰濛濛的地方,可眼前的美麗景象卻令金鎏影禁不住讚嘆出聲。 猶似踏入絢麗虛幻的夢境一般,華麗到極點的紫晶柱體密密麻麻地排列在濂洞上緣,一顆又一顆璀璨亮眼的紫色水晶,棱體晶瑩剔透地在金鎏影與陶翁兩人身旁,折射出閃耀如星鑽般的點點光芒。 「傳說中的傳說。」陶翁的聲音忽然在他的前方響起,當金鎏影從讚歎的怔忡之中轉醒,耳邊便又聽見陶翁續道:「我們快到了,上岸。」 將扁舟靠岸,陶翁似乎熟諳此地的方位,他引導著金鎏影往岸邊上走,但越往山洞內部,越是處處驚奇。 兩人緩步來到了晶洞深處,金鎏影這才又站定了環顧四周,幽靜沉寂的紫色光輝,如雲霧般充盈了整座山洞,沿路的紫晶柱密佈並散發出一股特殊的能量,安穩人心的力量彷彿能夠凝聚強大的氣場,緩和了金鎏影紛亂騷動的一顆心。 微風不知自哪邊吹拂而來,令紫晶洞內十分乾爽舒適,呼吸之間全無半點濕氣過重的窒礙感,跟在陶翁身後,兩人之間像是冥冥中有了一種默契,金鎏影沒再追問什麼,僅是默默地跟著陶翁往前走。 「月華之鄉真是個不可思議的地方。」金鎏影讚賞不已的道:「這如夢中幻境的紫晶洞可真是千載難逢的風水寶地,晚輩有生之年得以一見,實屬萬分幸運。」 尾隨在陶翁身後,沿途的景觀從原始狹隘的水晶山洞開始不斷變換,像是通過一條長長的時光隧道,到後來金鎏影竟踏著一條乳白色的石板岩道路,他與陶翁兩人像是走入了一座半圓形的龐大宮殿,在他足下的道路如同人工修葺般筆直地往前延伸。 沒有半絲燭火的光亮,金鎏影與陶翁兩人在黑暗當中行走,舉目可見的僅有通道兩旁的幽微紫晶所散發出的微亮光澤,金鎏影不禁猜想,這裡到底是哪呢? 陶翁所說傳說之中的傳說究竟是什麼…… 突然之間就進入了這處猶如古代遺跡的神聖之地,金鎏影感覺有些敬畏,暗地裡也不斷猜測著陶翁帶他來此的用意,兩人沉默走路的聲響迴盪在錯綜複雜的石廊當中,金鎏影的心中只有越來越感到疑惑。 「公子聽過優曇缽羅花嗎?」行經之中,陶翁忽問。 聞言,金鎏影停頓了一下,接著道:「青白無俗艷……陶前輩是說在佛經中所言一開即斂、不世出的仙界之花?」 「月華之鄉的人們於紫晶洞附近發現了優曇婆羅花,認為這是祥瑞之兆。」陶翁續言:「吾認為公子對此必有興趣。」 「曇花一現,神話傳說此花三千年才開一次,而且很快就凋謝,我想優曇婆羅花珍奇稀有的程度可能與應龍不相上下吧!」金鎏影興致勃勃地笑說。 可陶翁的聲音此時卻黯了下來,「世間無此花不過是人們一種虛構的幻想,傳說是真實存在,曇花或許難能可貴,可被賦予了太多的幻想神績。」 穿過一條長長的橫向石廊,兩人終於來到了盡頭之處,忽現的亮光令金鎏影禁不住瞇細了雙眼,在他耳邊聽見陶翁那令人印象深刻的淡漠沉嗓。 「我們到了。」 空域廣闊,令人忘幽── 緩緩地睜開雙眼,金鎏影眼前的景觀倏地豁然開朗,他與陶翁兩人站在月華之山某處一座山壁,突出向外的中間石臺之上,石臺彷彿懸浮如山,呈現優雅的圓弧之形,整座石臺猶如空中花園一樣,兩人立於其上,可以遠眺整座月華之鄉的全景,而朝石臺下方的不遠處望去,便可看見他與老翁悠閒垂釣的月湖。 石臺之旁,更有瀑布流瀉,形成了一灣月牙形的水溏,花形如月,一朵朵雪白晶瑩的曇華含苞待放,像是捲著千堆之雪,環繞著突出涯上的一泓清泉,朦朧中,微微地,幾片花瓣輕盈地浮上了水面,淡淡的花草清香瀰漫在徐徐的微風當中。 「哇……」金鎏影怡然讚歎,他與陶翁對視一笑,一輪金紅色的夕陽晚照在群山萬壑之間,天空中的色彩由水藍漸層為橘紅,當黑夜來臨,火紅夕金像是一團熊熊烈焰自蔚然的天空下褪去,赤霞流溢,頓時泫染了整片天幕,美景瑰麗,虛幻縹緲。 金鎏影欣賞著這令人讚嘆不已的一瞬間,直到日暮西沉,皎潔的新月自另一頭爬上天景,他才回神,「涯下飛瀑,山泉不會也是能夠實現人心的願望吧?哈哈!」 「此言差矣。」陶翁不加思索地否決道:「紫晶洞與懸空泉僅能療養傷體,補腦強身。」 金鎏影沉醉在這片美得有如仙境的懸空泉美景之中,「多謝陶前輩的美意。」金鎏影這才明白陶翁帶他來此的目的。 「在月華之鄉的人們口中的另一則傳說,飲了這懸空泉的泉水之後,將來便能與心愛之人長相廝守。」背轉過身,陶翁抬頭望著一片無垠幽冥的天空。 「泉水訂情……」曇花清甜的香氣令金鎏影感到放鬆,他的臉上綻出莞爾一笑,「處處攸關愛情,月華之鄉真是無比浪漫的地方。」 「吾有一個疑問。」陶翁邊問,他的聲音清晰地自夜色裡透了出來,「公子心中可有所願之人?」 這個問題一時間讓金鎏影感覺有些困惑,不解的問:「陶前輩是問晚輩的心儀……對象?」 「嗯。」陶翁允聲,目光霍地變得犀利地看著金鎏影,並等待他的回答。 「曾經……」 金鎏影原本興高采烈的容光忽地黯然下來,陶翁的話像是碰觸到了他內心的傷疤,最不願意提及的慟處,可看著山間倦鳥知返的陸續飛遠,滿山遍野的靜寂與他心中的孤獨相伴。 金鎏影突然明白,一切的苦與難,都是他自己不願意面對,因為他不能改變一切,想避世出逃,只不過是害怕再次受傷。 一片無聲的靜默籠罩,陶翁的聲音又自風中悠悠傳來,「……公子如何看待對方?」 或許只是一個無心之問,但是對扮成陶翁的蒼而言,他想知道金鎏影心中的為什麼,兩人之間存在著許多誤會有待釐清,可金鎏影為他付出了許多,他想了解為什麼會是他? 自己為什麼會是金鎏影心中的那個人,蒼想知道原因,他想理解一切。 金鎏影待他的好與好友一步蓮華不同,一步蓮華的苦令他心折,但是蒼很清楚一步蓮華有他未完的天命,人世間的情愛嗔癡,阻礙不了一步蓮華的聖潔之路。 蒼並非要求情愛,但他對一步蓮華確實存在著人性的愛欲,可他永遠也不會是一步蓮華命中注定的那個人,永遠也不能成為一步蓮華最終的歸宿。 蒼這一部份其實非常孤獨,只有一步蓮華能包容這樣離經叛道的他,雖傲視群倫,但冷漠觀世,打從內心深處就對人存在著不信任。 倘若不是玄宗師傅對他有恩,倘若不是六絃眾人是他拋棄不下的責任,倘若這不是一條必經之路,蒼並不認為自己會走上道門這條路。 天地萬物──為何如此和諧? 萬事萬物──怎能共存互持? 他遺世獨立、孑然一身,人們說他穩重、矜貴,可在蒼心中卻從未在意過其他的人事物,於天於地,什麼是真知真理?什麼是神聖信仰? 雖不曾熱血衝動或憤懣不平,但蒼卻也不是靈台澄明,不沾半點塵垢。 倘若更簡單的來說,他,身為人的情感是極為淡然的,波濤不興,自己更不會主動表達並坦白內心,蒼不能明白金鎏影的行為目的,因為他不曾擁有如金鎏影一般愛人的熱烈情感。 雖知曉他與金鎏影雙方的誤會造成了對方許多痛苦,但事態如此,哪怕已感受到金鎏影內心的痛苦絕望、掙扎悲哀,可蒼卻不知要如何讓金鎏影恢復兩人初遇時的陽光笑容。 金鎏影的情,令他十分困惑,蒼一度還懷疑起自己是否沒有愛人的資格? 不過唯有一點,蒼確信如果沒有為金鎏影做些什麼,他會失去他所不熟悉的,某些珍貴的東西。 他曾經不只一次想起金鎏影,許多次、許多次……像是滲入了呼吸之間,像是感受到了那片格外美麗的迷人黃昏,金鎏影的身影總像是在晚風中泛著金色的光芒一樣柔和。 金鎏影與蓮華是不一樣的個體,蒼深刻地意識到了,自己內心的改變。 但對如今的金鎏影而言,思慕之人──那是他不願面對的、極欲抹煞的一切,如果真要坦白心事,那只會令他的好心情沉凝僵滯。 「陶前輩一問彷彿若有其事,但其實從未開始……只是晚輩單方面的思慕罷了。」故作歡快語氣的說著,可金鎏影的表情卻洩露了他的孤寂黯然。 眼前這樣脆弱的金鎏影令蒼心念一動,他沒有掩飾內心,直言道:「朋友,還……能夠成為朋友。」 朋友? 剎那間,金鎏影臉上露出一抹哀痛神色,但隨即被他掩藏起來,沒有正面回答陶翁的話,金鎏影僵硬地轉移這個讓他喘不過氣的沉重話題。 「陶前輩,我能下池去泡一會嗎?」金鎏影要求道,他邊說邊逕自往懸空泉畔走去。 「可以。」在他身後的蒼不得不這麼回答。 望著金鎏影的背影,蒼心有所感,他伸出手,想將眼前那沐浴在月光之下,那抹燦爛耀眼的金停留在自己的懷裡,他想做些什麼,而不是留給金鎏影那麼殘酷的現實與無力改變的哀傷。 但鎏影…… 為什麼你不願意告訴吾,你的心中之人,為什麼會是吾?快到唇邊的話,蒼問不出口,深邃眼瞳的目光雖是柔潤相伴,可卻只能再一次,於悽美的月色之下堆積沉默。 - 一點點寫到了蒼的想法=/////= 至少他看小金的情感是不一樣的了呀!!! 這篇是有一點長的轉折處~~~@//////////@~~~~~ 超喜歡那個懸空泉的美景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