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耕雪釣月&藍羽闇影.自創&同人-

網管:闇真(連結&好友請自便唷!)
  • 326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愛的小石】先生的声音(FIN)轉載

然后就在CJ作为路人从在下身边路过之后,银之镇魂歌作为在下听的第一个DRAMA也是第一个BL DRAMA(还真是RP,在下第一本看的漫画是《圣传》= =||| 简直是不可挽回的巧合= =|||),先生的声音完全打动了我,坐在公交车里,外面还在下雨,先生的声音不需任何旁证地告诉我声音的力量。那是第一次听到心痛,嘈杂拥挤的公交车显然不是抒发什么感性的好地方,但是先生的声音透过喧嚣,带着如水一般的音色,就这样被打动了。 A-2中奇拉的第一次出场:“これで、よろしいでしょうか?””はぃ“就是 这样简简单单的几个音节,因为是先生的声音,而变得如小河般活泼起来。能回想起曾经住在前有溪流后有瀑布的山中的日子,在那里,掩埋在深草从中,怀抱着圆润石头的溪流有着终日回响却绝不重复的旋律,就像第一次听见先生的声音一样。仿佛在众多杂音的河床上流过的小溪,简直是可以被看见的声音。那不仅仅是天生的音质,也是很多次很多次的练习和非常用心非常用心地体会才能做到的,带给听者仿佛身临其境的完美,任何一个音节都不敷衍的认真和把呼吸的频率都考虑在内的细致,却仿佛是天然的,没有做作的雕琢和人为的矫饰,就像是溪水…… 然后就是听到先生的声音中最为打动我的那个音节,那个升调的“えっ?”在A-4中第一次听到的时候就如同“被电击”一般的感觉,虽然最后最为虐心的也是这个升调的“えっ?”……这是后话了……在宫殿里毫无创意的歌舞升平中,那纤月般带着纯白的明亮,让音乐也失色的,是先生的声音。与路西安的前半段对话就像沉醉于栀子花的蜜蜂在临走时营营的道谢。在被路西安半开玩笑半认真地打趣后的“呃?”,没有虚伪的矫饰,没有故作的骄矜,像小鹿般,轻捷地奔过草地,留下柔软的蹄印。 说起来,在A-5中听到的,先生的声音,开头的那一句带着犹疑,不安,不知所措的那一句,无论怎么听都是那么美,自己的眉头也会不由自主地皱起来,就算不看翻译都可以有共鸣的表现力,如果是先生的话,就一定能懂得……之后的两句是放心的奇拉走向路西安“不会,能帮到路西安陛下,我很开心。”这一句,完全是13岁少年的语调,那个带着快乐的长音和不容置疑的尾音,在还没有发现的时候自己已经跟着微笑起来了。之后(18岁以下的孩子们此时可以直接跳过= =)在送气音的摩擦和间或发出的声带颤动中,奇拉这银发的人偶,就这样被先生注入了灵魂……记得那第一声的惊讶,仿佛是被一根小刺无意间扎破了手指般的惊讶,还有带着不解和委屈的从喉咙深处涌出的呜咽,甚至能听出被信任的,信赖的如兄长般的人伤害的碎片般的光芒。我不知道在听完了先生的DRAMA后再从所谓的道德上在背后对先生说三道四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我听到了,感受到了先生的敬业,先生的负责,先生的完美的声音,谁有资格对一个这样的人指指点点呢?CLAMP曾经在TB中借北都之口说过“这世界上最辛苦的工作就是服务业,像护士,医生,歌星等等都是服务业,如果不了解其中甘苦的人根本没有资格做人”(怨念结束……) A-6中的一小段独白,在我听来,是第一次完完整整地告诉我温柔的含义,是那种纯净的,温软的,却因为少年心愿的坚决而带着明快的庄严的温柔,像潭水一样静默的温柔,倒映出天空,云朵,繁星,阳光,绿叶的那样的温柔。“除此以外,别无他求”想到了秒速五厘米的片尾曲来(远目) 在A-7中,那带着自然的颤抖和有生命力的喘息声,那虽然在剑术训练中精疲力尽,却依旧保持着说出完整的对老师的谢意和尊敬的矜持,奇拉的灵魂在先生声音的雕琢下,仿佛从新月逐渐走向满月。(先生,好厉害,不用跑完一百米短跑就能做出这样逼真的喘息………) A-8虽然大概是整个DRAMA里限制级最高的一段,但是因为先生,反倒给人一种节制的感觉,就仿佛在碧空之眼的注视下进行着的,在一分钟之后,先生的声音到了温柔的极致——那像是正被拥于胸口,感受到对方的爱而竭力也要回报的的温柔。丝毫不懂得掩藏的,洁白的温柔,还有为别人担心时没有私心的纯净语调……先生在治愈方面也丝毫不愿偏离完美的范畴呀。 A-9中,(A-9是经常被我跳过的一段= = 因为虽然在这段里先生的表演完全没有任何问题,但问题在我实在不想听那个特别欠抽的女声……不是配音的问题,而是台词内容的问题= =)先生在声音里添加忧伤的微粒的时候,就像樱花一样美丽而脆弱呢,仿佛是预感到什么一般,先生的声音里带着不宁的悲叹,渴望遥远的事物,举起花朵已经凋谢的树枝,去求那够不到的东西,虽然满怀希望,却清醒地了解自己如同匆匆而过的季节一般无法留驻,那种忧伤里含有徒然的希望,这不是从话语中体会出的,即使在完全不看翻译的时候,仅仅从先生的语气中,就可以体会到这一点。 A-11,虐心的起点…… 先生的音色真的很清亮啊,无论如何都想说出来……好美的音色……这里的萌点在于颤音,之前我不知道不只是小提琴,人类也可以将颤音演绎的这么完美……而先生在这里表现的最好的是“绝望”……虽然这里远远不是绝望的顶点……纤弱的少年嘶哑地呼喊,却有着如同一枝空苇呜咽的哀音,连顽石都会被融化成眼泪的悲哀的绝望。那个声音,紧紧地抱住绝望,将它压在心上,甚至压碎了胸口,而且绝对不要任何人的安慰的绝望。在绝望中爆发出了反抗的吼声,是有着坚决的外表,最终,像因为一个力不能胜的音节而断掉的琴弦般,那颤抖的琴弦最终喑哑出的已经没有旋律的歌,以路西安的名字命名……这真的只是在录音室里,手拿着剧本录下的音吗?先生用他的声音已经描绘出了一个世界……在剧本中虚幻的世界,就这样被这个声音点亮了。 A-12,没有一句台词 虽然没有一句台词,但是在11中激烈的感情已经化成苦涩的酒,被迫承担的一切后果太过沉重,以至于言语都变的无力,那声低低的哭泣,之前绝望的爆发的最后尾音,我原本期待着更多的低声抽泣,或者更加坚强到不发一言,但是之后,突然觉得那一声恰在最合适的范围内。就如同谴责一个二流画家,竟描绘美狄亚极端疯狂的刹那的愚蠢行为的诗人所说“你就这样永远渴的要喝自己儿女的血吗?就永远有一位新的伊阿宋,永远有一位新的克瑞乌萨,在不断惹你苦恼吗?滚到地狱去吧!” A-13,如果说13-16岁的奇拉像一滴松树的泪,那么2年后,奇拉就如同琥珀一样,带着“高尚的单纯和静穆的伟大”,笑声,虽然带着无可奈何,却的确是笑声,没有嘲笑自己,也没有嘲笑世界,像丢弃了眼泪的金色雕像,不拘泥于尖刻,却也并非完全遗忘,只是过去的黑云,已经不在今日落下雨点。 A-14,因为毕竟还是在乎的,所以在重逢之时,声音还是带着令人心碎的颤抖。仿佛在宣誓“若是你交给我的花,哪怕有刺,我也要把它带在心上;如果是你投来的残酷的话语,我也要让他永远刺穿我的心。”那种痛苦,是将背叛之剑藏入自己的伤口时的痛苦,透过那样的声音,仿佛可以看到,不是无助的悲泣,而是无泪的苦涩,枯干的树枝不再期待飞鸟的驻足,却依然怀抱绿荫的梦。 A-15,带着翡翠色湖水的平静,以及如同水面波纹般的一点留恋与温柔,仿佛看不见水底隐约自嘲的语调。在母亲的墓前,复杂的心情亦被层层叠叠的声音表现出来。心也随着语调的一转而被拨动了,是看到了虽然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而不想面对的人吧,翡翠色的湖水在冬日的风中封冻了,大概就是此时的感觉。 A-16,就是这一段,比直接的冲突更把我虐到死去活来,“今晚又要失眠了……”这一句,就像一个藏于暗处的宝盒,里面装满只对自己才有意义的珠宝,是绝对不能被人发现的秘密……无法想象在之后,这个盒子被粗暴地打开时,其中的宝物该会怎样的颤抖,明明在这森林中,一个人的时候,就已经如此畏怯了。 A-17,就在此时,就在众人的面前,那个盒子被打开了,能够从苍白的语调中看到苍白的脸,喧闹声中显得过于长久的沉默,激烈的语言中显得过于平静的沉默,如同黑夜一般密封这那个秘密的沉默,那简短顺从的回答不是无奈,只是绝望,单纯的绝望。宝物赤裸着暴露在目光下,如同害怕阳光的吸血鬼一般被灼伤了。 A-18,很少敢听这一段,负痛抽气时的语调,让自己的指尖和胸口也有同样的痛感,不敢听,那种声音听到的话,自己也会痛。那个声音像晚风中的烛火一般脆弱,摇动着,闪烁着,在空屋中孤独地等待熄灭,以及不会回返的人,从那个声音中,想象着疲倦的月光如何流入小屋,蜷缩的身体如何一半浸浴于光下,一半沉没于黑暗里,破碎的声音如何与风叶之声应和,窗外的树如何漠然地看著这一切……描绘这场景的,是如同名画家手中画笔般的,先生的声音。 B-2,整个世界都在与其为敌之时,是怎样的语调呢,失去一切星辰的纯黑的天幕,是怎样的语调呢,就像死神冰冷的吻一般吗,先生并非如此演绎的……那种语调,就像在谈论什么无关紧要的事情,或者是关系极浅的人,这种淡然试图掩盖语调的颤抖,却无法实现。 B-3,先生的语调,有着哀婉动人的尊严,心碎的花朵被雨水夺走最后的花粉,就如之前所言,“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再失去的了”。摆脱了现实世界浅薄的羞辱,站在正中的奇拉,的确“比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光彩美丽”。在哪里有这样的场所,可以永远保持此时奇拉那如琢磨精美的宝石般的形象呢?在哪里有这样的场所,能够用凝固的时间把那个美丽的声音保存下来呢?不由得如此想着。“かしこまりました ”,暴风雨中湿透的鸟儿凝视着天空,因为无处可躲而坦然伫立,“まだ、まだだ”语气里那柔韧的坚持,与那并不久远,却遥远到无可追忆的昔日,那个想靠自己的力量生存而拿起剑的少年重合了。所受的一切侮辱都汇入那柔和而绝不动摇的光芒之中。一步一步走出门时的话语,让凌乱的脚步声刺痛心脏。随着跌倒的声音,话语也戛然而止,云层遮住了星光,夜幕令人不知所措。 B-4,虚弱,安静,如同新娘般等待死神的语气,听的时候,想微笑,但是做不到,明明语气那么平静,为什么却苦涩到咬牙呢?即使这样,他还是笑了。已经不再憎恨任何人的笑声,却不是未经世事的琉璃般明净了。那语气,仿佛在心里爱抚着那真心爱过,却已经永久失去的美丽事物。 B-8,和所爱的人相会,在面具下模糊地寻找曾经联系二人,现在却荒废并被杂草淹没的心灵的道路。二人都在试探着寻找,却又确实地互相伤害了。应对着残酷话语的投枪,水面会相应激起怎样的波纹呢?先生的话,已经确实分毫不差地应对了。 B-9,作为祭品的悲伤,以“大义”的名分而被牺牲的祭品,被夺去一切都祭品,往昔的白昼与黑夜的回忆,甚至最后的愿望……人世怪诞的无形壁垒将祭品放上祭坛时祭品破碎的心,是这样被具象成声音的吧。 B-13,再一次见到路西安,奇拉的语气中调和着恐惧与希望,就像雨模糊了天地的界限。随后那声“えっ”,还记得A-4里,被路西安开玩笑地索要生日礼物时的相同的一声吗?这生命的空隙,是否足以让一个少年像这样,完全成长了,却又丝毫没有改变呢?乘于那匹熟悉的骏马上,将森林燃烧殆尽的火焰,终于在灰烬中沉入甜美的梦境。 B-14,这里有在DRAMA中少见的长篇内心独白,也是奇拉最后的话。即使花凋零了,也不必为它持续悲伤下去。抛弃旧日的负担,生命尽头的奇拉,语调却意外地轻快。是的,命运并没有带走他的一切,在那亚斯的花吹雪中,以为被折断的翅膀,鼓动着冲向天空。世间的一切已经和他和解,死亡迎接他回去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