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耕雪釣月&藍羽闇影.自創&同人-

網管:闇真(連結&好友請自便唷!)
  • 326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遊俠】四二(古代武俠,開朗攻vs心機受)

     微微蹙起眉,遠夜低道:「到這,便沒路了……」地圖所指,逍遙谷的入口之處確實在此無誤,但遠夜眼前重林密佈,又有一道高聳入雲的摩天巨岩擋住前方。      那麼入谷之處在哪?      難道要他攀越岩壁而過,才能進入逍遙谷嗎?      遠夜疑惑地望著那道巨岩,一道清澈見底的水流自擋住入口處的巨石下方潺潺流出,粼粼波光自他身旁靜靜淌過。      水聲汀汀,迷濛之中,遠夜一抬頭,霍地發現他身後出現了一抹絕美的白衣身影。      那人竟是……「師尊!」      遠夜詫異地瞋大眼,望著那名身著飄逸白衫卻面無表情的人。      淡然一笑,雲劍天似乎沒看見遠夜此刻驚訝不已的驚愕表情,他信步而來,優雅地走向遠夜,隨後語氣溫柔地開口:「遠夜,把地圖給我……」      確定眼前之人為雲劍天無誤,遠夜的表情由驚嚇轉為欣喜,他雀躍地道:「太好了!師尊您沒死……但您怎會現身於此?」      遠夜滿腹疑問地看著雲劍天,隨即又訝然一問:「師尊,您的髮怎麼……」      望著雲劍天那一頭銀白霜髮,離開雲劍山莊時,師尊還是一頭墨髮,如今的模樣為何會?      「呵,遠夜,你替為師擔心?」雲劍天不溫不火地說著,看不出實際年齡的絕美容顏嫣然一笑,妖美的鳳眸似勾非勾地睨向遠夜。      雖然眼前的雲劍天與他記憶中的雲劍天氣質有些出入,但遠夜知道這人確實是養他多年的師尊雲劍天。      「是的。」聽見雲劍天這般質疑的話,遠夜倏地在他跟前哀懇一跪,激動地說:「師尊,遠夜一直掛心雲劍山莊,時時刻刻想著要報仇,可見師尊安然無恙,我好高興!」      不料,聽見遠夜這番肺腑之言的雲劍天,薄凜的唇卻笑意漸褪,冷漠言道:「遠夜……難得你有這份孝心,但為何你騙了為師?」      聞言,遠夜一怔,不解地問:「師尊,我沒有騙您,遠夜不懂。」      這段日子以來,他一直為了離開雲劍山莊時,師尊對他泣血漣如的一席話而勞心奔波,心中最在乎的永遠都是如何報仇血恨!      但師尊為什麼說自己騙了他?自己究竟做錯了什麼?      「為何……」雲劍天緩緩啟口,冷漠的眼神銳利地盯住遠夜,「不殺了他?」      雲劍天說完臉上是平靜到近乎漠然的冷冽神情,可卻隱隱透露出一股凜冽的冰冷殺意……      瞠大雙眼,遠夜瞬間明白雲劍天所指何人,他渾身一震,讓雲劍天眸中變幻的冷酷殺機給壓制得說不出半句話來。      「我……」試著解釋,這是遠夜第一次有了雲劍天想殺他的荒謬想法!      師尊看他的眼神好冰好冷……      望著雲劍天冷漠的目光,遠夜感覺自己呼吸一窒,竟渾身惡寒。      「遠夜,你真不聽話。」雲劍天笑了出來,他抬手輕撫遠夜俊美的臉龐,柔聲道:「這麼不想殺遊俠,是因為你知道了他是……你的大師兄?」      此時,雲劍天臉上的笑容驀地又恢復成無比柔和的溫雅模樣,那是令人熟悉的感覺,這才是遠夜記憶中……      那位清冷孤絕的師尊。      頓了一下,遠夜思索片刻,這才溫聲回應道:「師尊,既然您平安無事,遊俠亦有恩於我,這件事遠夜懇請師尊不要再追究了。」      見雲劍天安然無恙,遠夜以往的復仇之心頓時消失了。雖然隱約察覺雲劍天出現在此肯定有事瞞他,不讓他知情,遠夜雖想追問究竟,卻更清楚雲劍天不會告訴他其中緣由。      師尊騙了他,更不信任他……      心中頓時有些失落,但遠夜知道他必須扮演好乖徒弟的角色,遂又朝雲劍天建議道:「師尊,您可願與遠夜一同回去雲劍山莊?」      「呵。」遠夜的話令雲劍天倏地啞然失笑。      呵,真是天真的孩子啊……      到了這步田地,他還不懂自己被人利用?      過去雲劍山莊的一切安逸,不過是欺騙世人的一種幻象,如此尊師重道的遠夜實在令他作嘔!      雖然這麼想,雲劍天卻不見深沉,笑容可掬地說:「遠夜,你要為師與你一同回去雲劍山莊可以,但為師希望你繼續完成你的使命。」說完竟又眼露駭人殺意。      「師尊!」遠夜不可置信地喊。      沉下臉,雲劍天彷彿宣判遠夜死刑,「我要你替我、也替雲劍山莊殺了遊俠!」      「師尊,為什麼你要逼我與大師兄互相殘殺?我與遊俠是同門師兄弟啊!」遠夜望著雲劍天冷豔無倫的相貌,內心震駭不已!      就在此時,距離兩人不遠處竟遙遙傳來一聲聲憂心忡忡的呼喊聲。      遠夜、小夜!      你在哪裡?      「傻小子竟然追來了……呵……」雲劍天笑盈盈的,脫口而出的話卻十足無情。      「還是你想比遊俠先死呢?」雲劍天說完,右手一揚,一只銀針竟自他袖口飛出射入遠夜胸前,令遠夜連掙扎也不能地剎那間軟倒在地。      「師……師尊……」趴在地上,遠夜困難地仰起頭,他不敢置信地望著眼前這名態度冷漠絕決的人,雲劍天想殺他?      他真的是他的師尊嗎?      為何這個人明明在笑,但那雙眼卻冰冷的絲毫沒有半點屬於人的溫度!      他到底是誰?      「現在疑問會不會太遲了些?」雲劍天暗暗地嘆了口氣,將遠夜背後那柄遺落在地的墨色長柄奪回。「孤冥劍,終究又回到我手中了。」      小夜……小夜!      我知道你在這裡,快回答我!      隨著遊俠的呼喚聲越來越大,雲劍天臉色一寒,將裹住孤冥劍的布幔褪去,雲劍天緩緩抽出散發森寒劍氣的孤冥劍,藍晶般冰灩的刀身抵上遠夜的脖頸,雲劍天以著甜膩的語氣說道:      「遠夜,到此你該明白你的任務結束了,我不是你的師尊,我本不想留你在雲劍山莊,倘若不是要你替我找回師哥,二十年前,你就該死了。」      冷笑著,取走遠夜身上進入逍遙谷的地圖,雲劍天那雙凝著恨意的眼眸異常殘酷地望著遠夜,但卻笑逐顏開地撫摸著遠夜的臉頰,忽視遠夜遭受毒發與背棄的痛苦,不顧半分師徒情面地朝他吐出此生最尖酸刻薄的言辭。      「呵,想不到吧?我想殺的人不單單只有遊俠,其實還有你。」雲劍天邊說邊輕輕笑開,絕美的臉蛋微笑自若,「你與遊俠都將師哥自我身邊奪去……你們都該死……」      「師尊……為……什麼……」      讓雲劍天眸中的恨意給懾住,遠夜痛苦地顫抖著,他渾身冰冷,緊緊咬牙,這樣的結果要他如何心服口服?      心在一瞬間被人挖去,他一心信任的師尊竟然背叛了他!      「因為你該死……」雲劍天笑著說,劍尖指向遠夜。      「雲劍天!住手!」滿心慌亂的遊俠,遠遠而來就看見雲劍天與遠夜兩人僵持的局面,他嚇了一大跳,旋即不要命地飛身衝過來,要為遠夜擋下那逼命的一劍!      「太慢。」語畢,雲劍天手中的孤冥劍轉眼便要削下遠夜的脖子!      「不--」遊俠情急一聲大吼。         ------------------------------------         可憐的遠小夜Q////Q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