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耕雪釣月&藍羽闇影.自創&同人-

網管:闇真(連結&好友請自便唷!)
  • 326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衍生布文】情醉 -浪過&刀玄的小番外

晶瑩的月光,輕輕的灑在伴芸亭裡一抹儒雅的身影上,那人一雙闇如淵深的褐色眼瞳,含著思思念念的悲惋,望著天上的月,遙想著當年的夜。 記得自己曾經跟心愛的妻子芸姬,互許在這伴芸亭終老一生的諾言,他還記得芸姬臉上那如花般清純的笑靨,像極了一朵紅色的花開在她頰上的嫣紅動人,他還記得自己一直都是多麼愛憐著她,他那無緣得以再見的髮妻…… 去年不比今年,人事的轉變已然全非,而他的身邊早已是沒有了她…… 「青麟!我終於找到你了,原來你在這。」 一個中氣十足的開朗男聲,自傲刀青麟的身後傳來,不多久他就來到他的面前,微微一笑道: 「臥江子說你晚膳沒吃,突然就離開麟飛閣了,怎麼能這麼不聽話,不愛惜自己的身子呢?來,我替你把晚膳帶來了,我們一起吃。」浪千山唇邊漾出柔和的笑,關心之意溢於言表。 「我沒有胃口。」傲刀青麟憂鬱的眼悄悄的低了下,他輕聲說道。 瞧見了青麟臉上的表情,浪千山將同行攜帶的木籃打開,將溫熱美味的飯菜端出,擱置在亭中唯一的石桌之上,他拉著略有愁容的青麟到身邊,溫柔的抱著他,甫又低聲言道: 「青麟,一會我為你做的菜式可好,這是我找傲刀城裡那間禧鳳樓的廚子教我的好菜,取名為『搏君一笑』,會一口唷。」 「千山,謝謝你,一起吃吧。」嚥下那滿是香氣會溢的食物,傲刀青麟靠在浪千山懷裡柔聲道。 親自動手餵了珍愛的人兒,浪千山看著傲刀青麟一口口吃下他所煮的食物,他就覺得好滿足。 他知道青麟憂心的事是什麼,那一段的往事,他也很清楚,青麟的痛就是他的痛,看著他難過的每個模樣,浪千山一直都是只覺得,那是比死都還要痛苦的折磨! 只是回憶總是太過的沉重,他極不願再次回想,可是,這樣的夜他允許他的心裡想著芸姬夫人,體貼的不予以道破,但他會用的他的方式,去填滿青麟一顆哀逝著伊人的心。 你還有我呀……青麟…… 從今而後的每個日夜,他都陪在他的身邊,這是永久不變的承諾,只有…… 對你。 �之二 【傲刀玄龍VS白城輿】 寂靜清冷的皇宮,御書房的內室裡,一日夜裡,一名端坐在書案前的皇者,仍是專心致志的批閱著一本本的奏折。 他目不轉睛的看著,直到窗外,突然響起了悠悠清脆的雨聲,他才停下閱讀的動作。 雨,在闇月之夜裡,下起有如音符般跳動、彈跳起的錚錚音樂。 這樣的聲音,讓傲刀玄龍難得生出了想偷個閒的念頭,他閉起微感酸瑟的眼,小小的休憩了一下。 「大城主。」 熟悉的一聲喚,傲刀玄龍睜眼,倏地看到突然自屋外走入,淋得一身濕的白城輿。 「白武訓,你回來了,怎麼不回武訓府休息?還是有要事要報?」 三天前派白城輿至邊境外視察民情,這麼快回來,難道是發生了什麼不尋常的事了嗎?會是蟲族人又來搗亂吾國嗎? 龍顏略微一凜,傲刀玄龍臉上現出憂慮之色…… 白城輿反常的搖搖頭,他顫抖的撫上傲刀玄龍剛毅的側臉,鬱悶的臉頰突地棲上傲刀玄龍的肩窩, 「昨天我忽然做了個惡夢,夢到……您死了,我好怕,不馬上趕回來,確定您是平安無事,白城輿會不能吃、不能睡,終日心神難安……」話說完,他緊緊得抱住了傲刀玄龍,再也不願放開。 那樣的夢,真實的讓他好怕,那殺了恩人的,竟是那有著血親的兄弟,不…… 他的命是恩人的賞賜,他的心也在恩人的身上,他不能忍受恩人的不測,發生在他的疏失之上! 所以他提早回來了,所有的苦難,他都願意替傲刀玄龍攬下承受,只要他的恩人是安然無恙的,他的心志就是至死不逾。 「輿兒,是你多慮了,吾沒事。」感覺到了胸前那微微發抖的身子十分的冰冷,傲刀玄龍轉而抱起他, 「吾帶你去梳洗一番,吾有多久沒愛你了?哈哈。」朗聲一個大笑,傲刀玄龍唇邊帶著笑,帶著他紅著臉的輿兒往他的行宮而去。 白城輿自傲刀玄龍的懷裡,偷偷的往浩瀚夜空一探,天上的矇矓夜色,似乎也正要開始火熱。 �之三 【銀狐VS臥江子】 『臥江子!你在哪裡?別想躲!我一定會找到你!』 用傳音千里的方式與臥江子心靈相通,雪色的狐狸屬美男子,氣急敗壞的在傲刀天下裡,奔來奔去。 哼!只不過是昨天又吃了他一次,就跑去給他躲得不見人影! 這麼愛鬧彆扭!真不知道當初他怎麼會看上他! (闇:還不是你強來的-_-||||) 野獸的叫吼聲,傳遍整個傲刀天下,不過那都落入一雙絕美的琉璃瞳子之中。 臥江子手持葉扇,輕輕的搖了搖,嗍了口溫潤的高山茶,含在嘴裡,氣蘊芬芳的味感,苦中微甘,他也是在苦中作樂,再讓那隻狐狸男纏上,定沒好事。 『臥江子!你躲到天涯海角!!我都會找到你!!你逃不了───』 倏然的叫吼聲震天動地,雪色的白影更是猛烈的急急直竄。 「你不用找,我們今生不需要再見面!」堅決的說完話,臥江子又是會止優雅的飲著茶。 壞心的一個呵笑,看樣子,那隻狐狸氣得不清,只是小小得耍玩他一下就受不了,那他又何嘗體諒過他的痛? 銀狐,你太自私,一味的追求只屬於你自己的刺激,又哪會顧得旁人的感受。 「喔?是嗎?」 碰的一聲,大門竟剎那間被重力踹開,銀狐銀色白豔的髮在夜風中飄飛,他像個惡魔般的,朝瞬間呆滯住的臥江子邪妄的一笑。 「你怎麼會,唔……不要……」抗議的話語,盡數吞沒在銀狐強悍的索吻裡。 「你能去的地方,我都找遍了,偏偏會了這麟飛閣!臥江子,你逃不了,也別想逃。七夕的夜,我要逼你,點出因我的醉。」 銀狐帶點挑逗的舔過臥江子嫩色的紅唇,他張狂的十足放肆。 ---沉淪的魅,灼燒的戀,在慾念與火熱之間的攻防戰,我要看見,你最終只為我傾城一笑的媚。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