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耕雪釣月&藍羽闇影.自創&同人-

網管:闇真(連結&好友請自便唷!)
  • 326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衍生布文】懷胎十月(上)

懷胎十月(上) 真的……受不了,炎哥破格搞笑的人……不要看這篇喔!(闇真粉怕被狂扁>�<|||) 要荼毒大家的眼睛了……(眾位姊姊呀……我努力了QQ……) ================================= 史上最驚天地、泣鬼神…… 轟動武林、驚動萬教,在雲塵盦正盛大會辦了一場婚禮,觀禮的嘉賓是人山人海,將整個雲塵盦擠得水洩不通、嗚呼哀哉(?)。 武林中最近有許多的少男少女、爸爸媽咪、叔叔伯伯、阿公阿媽、隔壁的小王、旁邊釣小白魚的火舞精靈、狂拍兵燹寫真的金魚、努力計劃下一場與海哥婚禮的咖啡魚、抓著小黑喵猛親的天小忌、一直在雲 塵盦泡茶、玩素素(?)的愁月仙子、還有拼命賣香腸的闇真……,大家通通都為了這一場世紀的婚禮紛紛心碎不已、哀鴻遍野(?),因為男方是英俊瀟灑、氣質不凡,女方是美麗大方、豔冠群芳。 儘管到處都是絡繹不絕的哭聲,句句咒會的叫囂,都無法阻礙這場盛事的進行…… 「咯咯咯……天忌……乖乖就範吧!不要太掙扎,才能娶到我這般如廝俊美、假尼漂亮假尼水的新娘喔!」 穿著一襲白紗禮服,頭上插著一朵極大鮮紅色的玫瑰花,兩頰塗上超大的會紅,抖一抖…… 特地請妖后訂做42F裝在胸部的水袋(炎:真重…>□<…),準新娘-炎熇兵燹,嬌滴滴的眨著一雙媚眼,對? 蒂b他旁邊的天忌說道。 穿著有黑色斗篷的新郎裝,一臉酷樣的天忌……冷冷的表情,內心有著說不出的苦,如果不是他跟兵燹打牌輸了……怎麼可能要娶兵燹回家…… NO!!偶……偶……還是第一次的在室男……◎□◎……嗚嗚…… (闇:想不到天忌這麼純情◎_◎…炎哥妳真幸福U////U…) 「天忌……你在害羞嗎?咯咯咯……」 兵燹不懷好意的笑了笑,臉上的二點大會紅讓天忌覺得頭痛眼花……那一定是妖后幫他化得妝! (闇:請參考…新春爭霸戰中妖后的舞獅妝◎_◎|||) 「願賭服輸!!」(天:我那ㄟ假命苦T_T……) 「咳!二位……素某很忙……可以開始了嗎?」 擔任神父的素還真一邊補妝一邊整理髮型,心中忍著被罰站20分鐘,等待新娘新郎的來到,見他們來了卻依舊我行我素的甜言蜜語…… 無視他這個中原武林第一的帥老頭…… 呃!是浪費他那麼多時間無法為正道多做事的火氣,忍不住開口問。 「我願意!!他也願意……不用唸結婚證言了……啵!!」不等素還真說半句話,新娘子兵燹送他一個飛吻,隨即將他的紅唇如八爪魚般、黏上天忌的小香腸(?),在眾人仍不及反應的當下,便開開心心 的抱著新郎,飛奔而去。 ================================= 當晚,洞房花燭…… 「啊∼∼∼∼∼不∼∼∼∼∼要∼∼∼∼∼啊∼∼∼∼∼!!!!!」淒厲的慘叫聲劃破天際! 「哈哈哈∼∼∼∼我會很溫柔的∼∼∼∼讓你一直上天堂(?)保證欲迎還羞、欲罷不能、哭爹喊娘、叫天不應、叫地不靈,不要逃嘛!天忌……咯咯咯……」 他的小天忌真是害羞,讓人激起無限的快感哪∼∼∼ 「啊!!!!!!啊∼∼∼∼∼不要脫我的※&﹪◎㊣□※……(消音)」 「真是熱情∼你……全身都是敏感帶喔!!天忌……哈哈哈∼∼∼你真是甜美的……讓人迫不及待想將你吃下去呀∼∼∼∼」 (闇:炎哥,你真是兒童不宜呀……◎////◎) 炎熇新娘抓到幾乎被剝得精光的相公,嬌軀如泰山壓頂地直接壓住他,天忌逃困無門,哀怨的眼角滴落,最後一滴在室的眼淚…… 「一起來體會這∼∼∼妙不可言的快感吧!!!哈哈哈哈∼∼∼∼∼」 「啊∼∼∼∼∼啊∼∼∼∼∼不可∼∼∼∼∼啊∼∼∼∼∼∼唔………………(消音)」 就這樣,此時無聲勝有聲,天忌失去了他寶貴的第一次,從此流亡”黑暗”的世界…… ================================== 一個月後,地點仍是雲塵盦……相同的二人再次找上素還真。 「恭喜二位!夫人有喜了。」 瞪著眼前的二人,素還真心想,哈!真是不請自來,剛好可以找他們還清上次委託他辦婚禮欠的債。(闇:打算盤很精的素素…是不會讓自己吃虧的,小可怕◎◎|||) 「咯咯咯……是這樣嗎?你要當爸了呀!!天忌……」 拉著一臉面黃肌瘦、面色如土、死氣沈沈、臉色蒼白……幾乎所以精力都被『壓榨』光的天忌,兵燹臉色紅潤、皮膚光滑、精神抖擻、面帶微笑、狂歡鼓舞的說。 對於這個結果……他可是一點也不驚訝,這一個月可是重點式的密不透風、每每都精力旺盛、天天『推膝置腹』、夜夜『操勞磨鍊』的與他的天忌夫君※*&◎○*……(消音),終於、天可憐見,讓他有 了與天忌,愛的結晶啦!!! 「咯咯咯∼∼∼∼哈哈哈∼∼∼∼我要做ㄚ娘了∼∼∼∼哈哈哈哈∼∼∼∼∼」 異態的笑聲響遍雲塵盦,今天仍舊是風和日麗的一天。 ================================== 珠胎暗結……第一月∼第三月(預告期) 「男孩、女孩、男孩、女孩、男孩、女孩、男……哎……」微皺眉,托著香會,坐在貴妃椅上,悠閒地喝著番茄汁,柔美的人兒,幽幽一嘆。 「娘子,妳怎麼了?人不舒服嗎?」 掃完廁所、通完馬桶、拖完地板、洗好青菜、煮完晚飯、晾好衣物、綁著黑圍裙……戴著他心愛的小黑斗蓬,標準的家庭煮夫-天忌關心的前來問候著,雙手更是自動的在愛妻身上按摩,他溫柔的低語道。 (闇:別懷疑,天忌態度轉變是因為他早認命了◎-◎) 「天……我在想……我這一胎會是男的女的……」柔若無骨的賴在相公懷裡,兵燹問道。 「這我也不知道,男的女的都可……」 「咯咯咯……我希望他的頭髮像我一樣燄紅,眉毛像我一樣性格,眼睛像我一樣會放電,鼻子像我一樣直挺,嘴唇像我一樣紅滴滴,臉頰像我一樣凡人無法擋,笑聲像我一樣可愛又變態,天……你說他會不 會像我?」 「會。」(天:孩子的一半是我的努力呀!怎麼都沒有我Q_Q……) 「咯咯咯……嘔嘔嘔……」 「娘子!?」 「不礙事,我又想吐了,是害喜又犯了……」話說完,兵燹便害羞的躲入天忌懷中。 「不過……娘子,天師說……懷孕12週以後,他可以開天眼幫我們看看……是男是女……」 「咯咯咯……」 今天仍是沒下雨、沒刮風、黑衣沒出鬼樓……(闇:◎�◎不小心說出來啦∼我的黑衣ㄚ∼),充滿溫馨甜蜜的一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