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耕雪釣月&藍羽闇影.自創&同人-

網管:闇真(連結&好友請自便唷!)
  • 326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遊俠】章十二(古代武俠,開朗攻vs心機受)

     在少年床旁有名相貌平平的黑髮男子,他正趴在床沿打著盹,黑髮男子的身邊擺著一個用過水盆與一條濕布巾。      位於山寨中較偏遠的地方,這房間的四周十分安靜,此時除了躺在床上安穩而眠的少年,以及那名趴在床沿的黑髮男子所傳來的打呼聲外,屋內幾乎聽不見其他聲響。      「嗯……」      一縷陽光突兀地照上躺在床上的少年,令他淺淺地嚶嚀一聲。      闔起的墨色羽睫隨著少年均勻悠長的呼吸慢慢起伏,優雅如墨的眉睫輕輕閉起,疏密有緻的翦影落在少年的睡臉上,斑斕成影的金色線條勾勒著他的五官輪廓,矇矓中彷彿有種溫和的美感。      這名躺在床上休憩的少年,就是遠夜。      而那守在一旁照顧他好些日子的黑髮男子,便是遊俠。      當遠夜輕輕睜眼,自床上醒來,他見到遊俠累極了睡在他的床旁。      遠夜身體細微的動作引起了遊俠的注意,他抬起頭來打了個大大的呵欠。      「遠夜,你醒了啊……」      「嗯。」淺應了聲,淡淡地瞥了遊俠一眼,遠夜環顧四周。      為何他覺得這房間的感覺有些熟悉,於是開口道:「這裡是哪?」      奇怪……他們已到九家村了嗎?      「遠夜,這是龍首崗山寨裡的一間房間。」遊俠態度輕鬆的說。      「什麼?」遠夜疑惑一問。      「這個嘛……實在說來話長啊,雖然我們被請來龍首崗的山寨作客,不過等你休養的差不多了,我們馬上就離開。」親切地拉住遠夜的手,遊俠坐到他的身旁解釋道:      「遠夜,以你現在的身體狀態實在不適合再趕路了,你就安心休息幾天,等一切沒有什麼大礙之後,我們再悄悄離開這個鬼地方,你說可好?」      「不,我要馬上離開。」遠夜堅決拒絕遊俠的提議,但他想起身卻沒有半點力氣。      遊俠見狀,阻止了遠夜的動作,以掌背溫柔的探了探遠夜額頭的溫度。      確定不是因為發燒引起的渾身無力後,遊俠擔憂的說:「遠夜,你知不知道自己已經整整昏睡了二天?好在你福大命大,大夫來看過你,說你只是勞累過度要多多休息。來~來,你再乖乖的躺一會吧。」體貼的服侍遠夜乖乖躺入被褥之中,遊俠關心的再道:      「二天沒吃東西了,餓不餓?我去準備一點清粥給你吃好不好?」遊俠說完,人就往外走。      「別去,你等等……」遠夜虛弱一喚。      「怎麼了,遠夜你還好嗎?是不是哪兒不舒服了?」聽見遠夜的聲音,遊俠又緊張地走回床旁。      遠夜搖了搖頭。      「沒事就好,你人不舒服就別太逞強,雖說男子漢必須頂天立地,但人的身體並不是鐵打的,你應該多愛惜自己一點嘛!不然我會很為你擔心耶!」望著遠夜蒼白的臉孔,遊俠憂心忡忡,眸中盡是一片真摯。      遊俠的話,令遠夜抬頭看著他。      暄和怡人的陽光自窗櫺緩緩透入,一折折成束地照在遊俠身上,光影清楚地映出遊俠臉上新長出的些許鬍髭。      遠夜見狀,心想在他昏迷的這些天,遊俠定是細心不已的照顧自己。      遊俠這般關心著自己,遠夜感受到了他這番真誠,頓時有些許感動。      他認為遊俠大可一走了之,何必管一個處處提防他、對他不甚友善的人呢?      而且遊俠根本沒必要如此照顧自己。      遠夜很清楚遊俠不像其他人,妄想自他身上奪取雲劍山莊的東西,倘若遊俠對他另有所圖,一開始接近他到後來有許多次下手的機會。      但是遊俠沒有不利於他,不管是不是因為雲劍山莊的劍譜,他甚至沒有對遊俠說明師尊交代他的任務究竟是什麼。      面對遊俠的這份恩情,遠夜發現自己很難再擺出冷言冷語的姿態面對遊俠。      「遊俠,謝謝你……我不餓。」遠夜掙扎著坐起,遊俠見他執意坐好,扶起他後又聽遠夜開口問道:「先告訴我,你打算何時離開這?」      對此,遠夜仍是十分在意。      師仇未竟,他就一日不得安心。      聽聞此言,遊俠突然默不作聲地站在遠夜面前,寂靜的室內緩緩流過一絲詭譎的氣氛。      「遠夜,你先聽我說。」遊俠搔搔頭,表情靦腆的有些難以啟齒,「我的論點是這樣的。」      遊俠觀察著遠夜的臉色,輕咳一聲,「在下認為呢……我們就算拼命趕路去了九家村,也肯定見不到你要找的那個人。」佯裝表面無比鎮定,可遊俠的內心卻波濤洶湧。      怎麼辦啊?糟糕啦──      遠夜聰明絕頂,肯定發現事有蹊蹺。      要是遠夜知道他根本不想帶他去九家村,肯定氣得七竅生煙,說不定一捉狂,病情加重不說,遠夜還會跳起來不顧一切與他搏命廝殺!      他狠不下心傷害遠夜半分,但更不願看遠夜傷害自己呀,真是大事不妙!      他得隨機應變,趕緊想個兩全其美的方式瞞他一瞞。      「為何?」不知是否看出遊俠心中有鬼,遠夜面無表情的淡然一問。      「因為……」讓遠夜冰冷的眼神看得直發毛,遊俠自認膽識過人,可是面對遠夜,有些時候他的英雄氣慨似乎也不得不暫時消失。      唉……遠夜……      你真是太過固執己見了,被人騙了都還不知道!      事到如今,只有快想一個說服他的強力理由才行。      霍地,遊俠腦中靈光乍現!      面色一整,他故作鎮靜的微微笑道:「其實原因很簡單,因為那個叫九啥東西的人,我剛好……認識。」      遊俠識得九沐雲?      這個念頭,令遠夜震驚不已!      「你說的可是真的?」皺眉看向遊俠,遠夜壓根兒沒料到遊俠竟有自己朝思暮想的線索。      「當然是真!想我遊俠何許人也!有什麼人是我找不到的?」遊俠拍拍胸脯的自誇。      遠夜果然是把他瞧得太扁了,真是氣人!      「你為什麼、為什麼不早一點說?」遠夜面色陰沉。      但見遊俠忽然向前殷切的抓住遠夜的手,熱切道:「遠夜……因為你……」      學著古典畫上仕女們微微蹙眉的憂鬱神情,遊俠裝模作樣的將臉撇向一邊,輕嘆一聲後,他表情十足悽涼的哀怨嘆道:      「因為你……之前對人家都好兇啊……嗚嗚……所以人家很害怕……才沒機會好好告訴你嘛……」有些哀傷的口吻喃喃傾訴,遊俠邊說邊抖還邊扯起袖口有模有樣的拭淚。      遠夜一聽,登時啞口無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