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耕雪釣月&藍羽闇影.自創&同人-

網管:闇真(連結&好友請自便唷!)
  • 326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遊俠】章九(古代武俠,開朗攻vs心機受)

「九」這個姓很特別,但江湖上卻無人聽過九沐雲這個名字,所以遠夜覺得或許他在九家村能探詢一些關於九沐雲的消息也說不定。 無論是否海底撈針,希望渺茫,只要能有一絲線索、一線希望,就是天涯海角,遠夜必定追隨而去。 所以遠夜不願稍做歇息。 整整一天一夜,他不停奔走,大氣也不肯喘一下,執拗著要盡快離開龍首崗。 相較於情緒緊繃,時刻顯得戰戰兢兢的遠夜,跟在遠夜身後那模樣悠閒的彷彿只是出來郊遊踏青、隨意散心的黑髮男子,一路上,他的那張愛講愛鬧的大嘴巴似乎都沒有休息過。 走完一里路,黑髮男子的聲音又飄了過來。 「遠夜,你渴嗎?要不要喝點水?」 「不用。」遠夜拒絕,頭也不回地筆直往前走。 再走一里路,黑髮男子忍不住又開口。 「遠夜,你會不會無聊啊?我講個笑話給你聽吧!」 「不必。」遠夜拒絕,往前邁進的腳步絲毫未停。 半晌,又是一里路過去,黑髮男子禁不住再次動動嘴皮。 「遠夜,你累不累?我們都走半天了,你想不想休息一下呀?」 「不想。」遠夜還是拒絕,他直視遠方峰巒疊嶂、崛然高起的山頭,步伐依舊不願停下。 黯然地,遠夜望了望太陽的方向。 日暘的軌道逐漸北移,再過半個時辰就是正午時分。 可依龍首崗山勢的南北走向來看,要離開這片杳無人煙的森林地帶,至少還要再走上二天。 找人的時間多拖延一天,師尊的事就再延宕一天! 一想到師尊雲劍天含恨而死、屍骨未寒,遠夜就是累得快睜不開眼,心力交瘁、身心疲憊,也要盡力撐下去! 直到他找到師尊口中的那個人為止…… 「遠夜。」 安靜不了多久,遊俠又開始說話了。 「你有沒有想過,倘若你師傅口中那叫九啥東西的人,根本不存在,或是你大師伯雲劍宗,早在幾年前離開雲劍山莊後就死了,那我們這一路不就白忙瞎找?」 姑且不論是否大海撈針,遠夜離開雲劍山莊後,遊俠其實幫著這一對師徒暗中調查了一些事。 遠夜的憂心如焚他十分了解,只是遠夜似乎弄錯某些方向,遊俠覺得他有必要告知遠夜,便如此分析。 而他的話,成功地令遠夜轉身過來直視他。 「遊俠,別再說了。」 他與師尊擁有多少年的師徒情份,並非遊俠這個外人三言兩語就能挑撥,遊俠所言頓時令遠夜覺得十分荒謬,大感不悅! 師尊為了他連命都丟了,這不是能夠隨便開玩笑的事! 但顧及遊俠是雲劍天委託前來幫助他的人,遠夜忍下心中憂煩,一路上都盡量心平氣和的回應。 「遠夜,你好幾天沒睡了吧。」瞧遠夜越來越慘白的臉色,遊俠禁不住關心他並放低姿態的軟言勸道:「如果我保證能替你找到那叫九啥東西的人,你願不願意先休息一下?就當是陪陪我吧,我體力不濟啊!遠夜,我腳好痠哪……」 遊俠邊說邊給了遠夜一個可憐兮兮的眼神。 「呼啊!別跟我說『我、不、累』唷,我好累啊--」遊俠說完竟打了個大大的呵欠,他索性倒在的草地上,隨意一躺。 賴在地上、閉起眼睛,遊俠那副愛睏的模樣彷彿馬上就能呼呼大睡。 「你──」見到遊俠這副耍賴的模樣,遠夜一時氣結,但話才說到一半,他竟突感一陣頭暈目眩。 身體失了力氣,遠夜頓時昏了過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