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耕雪釣月&藍羽闇影.自創&同人-

網管:闇真(連結&好友請自便唷!)
  • 326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衍生布文】逆者44(蒼金)

但反觀金鎏影,這一路上卻是較少回應的,偶爾在斷風塵說到興起之處時,他會禮貌性淡然一笑的微微點頭。 因為對金鎏影而言,月華之鄉就算再美、再動人,都不是他此番前來的主要目的。 「金兄,在月華之鄉裡,唯一一座由民眾供奉的廟宇月神廟到了,我們進入一觀吧。」劃開隨身的一只檀香折扇,斷風塵唇畔擒著一抹俊逸的笑弧,邀約的道。 雖欣然應允,可金鎏影卻忽覺疑惑,如此一問道:「斷兄,難道在月華之鄉的人們,年節之時都只祭拜月神?」 「金兄,你可能不知道,月華之鄉的來歷其實饒富趣味,在這有個無法考究的傳說,多數民眾認為這兒便是司掌愛情與婚姻的神明,是那月下老人的家鄉,而他們人人都是月老的子子孫孫,所以你看這兒……」 斷風塵邊解說,邊引領金鎏影走入乾淨整齊的月神廟中。 在廟堂的正中央是一尊白鬍髯髯,面泛紅光,左手翻著姻緣簿,右手持著柺杖,和藹微笑的月下老人像,而在月下老人像面前,另外還擺著一張讓信徒放置供品的香案,案桌上有著鮮花、素果與兩對大紅喜燭,還有一只添置香油錢的木箱子,以及一只放有一綑綑紅絲線的木籃子。 只見斷風塵自懷裡取出一碇白銀,隨意地往香油箱中一丟,之後他笑容滿面地拿起一小段的紅絲線,交給了金鎏影後道:「呵,金兄,吾見你生性木訥,便代你祈求了。」 接過那綑紅線,金鎏影在一瞬之間露出了微微惘然的神色,但只一剎那便又又恢復正色的道:「斷兄,你行事一向都是這麼詩意浪漫?」 也許是被月華之鄉裡,這股春雨柔情彌漫的溫雅氣息給感染,金鎏影放鬆了心情,在斷風塵這個素昧平生的陌生人面前,他說話開始逐漸地卸下了心防。 「金兄,這紅線情牽是姻緣天定的一種儀式,不論你有無將紅線綁在指頭上,只要在這月神廟祈求過,月老便會為你與你命定的心上人牽上紅線。」斷風塵表情生動,說得彷彿確有其事。 只見他微微抬起左手,金鎏影果真看到在斷風塵的小姆指上,繫著一圈紅絲線。 「只有心思單純之人,才會真心相信月下老人的傳說。」 金鎏影回想起數個月前的自己,現在的他已經無法再有那種閒情逸緻,去享受這則傳說中的優美意境。 「吾為一朵月下華,悠悠千載空盼望,殘夢夕醒思華顏,焚身以火滿城狂。」斷風塵陷入回憶般的幽幽吟道,在他腦海裡浮現一道令他魂牽夢縈的絕色身影。 但在他面前的金鎏影聞言似乎情緒不彰,金鎏影雖無太多反應,但他整個人卻顯得有些沉鬱,斷風塵趕緊回笑道:「金兄,吾沒別的意思,純粹附庸風雅罷了。」 「願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屬,前生注定之事,莫錯過姻緣。」聽著斷風塵所吟的詩,金鎏影一聲嘆息似的喃喃低語道。 那顆終是不起波瀾的心,微微動搖著,但在金鎏影心中曾經思慕的一片光明美好,早已蒙塵蕭瑟且東逝悲涼。 就在金鎏影的話說完後不久,忽然一陣芳郁的柔美香氣自月神廟外輕輕吹來,廟中兩人不約而同地朝外一望。 就在月神廟外的不遠之處,有名正值花樣年華的明豔少女,那名少女一身嬌艷紅衣,容貌雖被她臉上的白紗給遮住,可她氣質出眾、豔如星月,實在令人不得不去想像在少女的白紗之下,究竟是張多麼令人驚豔的傾城容顏。 碧雲藍天,芳草茵茵,那名少女捧著一束白色晶瑩的花朵,眼神含媚似彷彿含情脈脈地望著月神廟中的兩人。 她是來會情郎的嗎?金鎏影思忖著,隨即會意一笑道:「也該離開了,多謝斷兄的招待,請。」話說完,朝那名羞怯的少女微微頷首,金鎏影當下便要離去。 「金兄,」未將目光看向廟外那名癡癡等待著自己的少女,斷風塵喚住了已然要馬上離開的金鎏影,接著道: 「吾知曉玄宗弟子特地來此必有原因,既然吾與金兄朋友一場,或許金兄前往月神廟後方的月峽山行去,能尋到玄宗門人所想要的珍奇異寶也不一定。」 而在聽完了斷風塵的建議,金鎏影茅塞頓開,俊麗過人的臉龐笑了開來,他回以直率一笑的感謝道:「斷兄,多謝你。」 「區區小事,何足掛齒?之後金兄若有須要,不妨再到明月書院尋吾。」斷風塵允諾似的說,金鎏影旋即轉身離去。 望著金鎏影那在突然之間的小小轉變,斷風塵微微怔愣地看著在金鎏影身後,那一頭漂亮非常的金色直髮,就在金鎏影轉身後,他那金色的長髮於塵風中飄然飛揚,一剎那間的俊俏瀟灑,實在令人忍不住怦然心動。 唇畔愉悅地化開了一抹淒然的笑意,他對這類率性而為的人啊,總是這般的欣賞不已。 可隨後再將目光望向那在月神廟外,癡等著自己的少女,下一秒鐘,斷風塵的臉色卻隱約地慢慢黯淡下來…… 而沒有察覺到在月神廟內外所轉變的種種情狀,金鎏影逕自往月神廟後方的月峽山行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