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耕雪釣月&藍羽闇影.自創&同人-

網管:闇真(連結&好友請自便唷!)
  • 326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衍生布文】逆者42(蒼金)

究竟何人膽敢在夜半闖入封雲山? 而且眾人怎會尚未發覺玄宗總壇已有人入侵? 兀自疑惑著,金鎏影已動作俐落地起身穿衣,並踏出房門外,往那道人聲發出的地點行去。 奔馳至一半,金鎏影卻在忽然間抬起頭來,他望向晦暗無明的天空。 黑色的天體中不見一彎明月與半顆璀璨星子,黑茫茫的大地一片渾沌涳濛,彷彿陰雲縈繞,但山風寒氣陣陣吹襲,封雲山天際與山頂交會之處,雲氣浮蕩、暗潮洶湧,此乃天地異變之兆。 金鎏影越往前行,他心裡的疑問就越大,其他人是都睡死了嗎? 這半夜時出現的鬼音人唱以及異變之兆,怎麼看都很不對勁,但現場為何竟無一人出來查看,玄宗師傅呢?赭杉軍?墨塵音?玄宗六絃?蒼?他們人都到哪去了? 走到一半,金鎏影猛地停下腳步,因為那道像是人聲哭泣般的哀唱聲頓時消失了,轉瞬間卻在他背後突然響起。 「鎏影……救……我……」 熟悉的叫喚聲,像是讓人掐住脖子似的痛苦哀鳴,一遍又一遍的從不間斷,金鎏影一聽,他心中一驚,旋即轉身探看,但是在他身後卻又哪裡有人? 「是誰?誰在那裡?」金鎏影沉聲喊道。 突然間,他聞到夜風中傳來了一陣陣濃膩駭人的腥臭味,像是血液凝涸一般的鐵鏽味揮之不去,令人忍不住掩鼻作嘔。 皺起眉頭,金鎏影感覺自己有些呼吸困難,周身的一切事物好似越來越不對勁。 「鎏影。」 一瞬間,又有人低聲喚了他的名,金鎏影尋聲一看,那道縈迴於心的紫色身影,那道俊逸飄然的身姿此刻是背對著他的,只聽那人再道: 「吾是故意的,為達目的,吾不擇手段。即使必須犧牲任何人,只要能救蓮華之命,縱要天誅地滅,吾亦甘之如飴。」 金鎏影詫異地瞪大雙眼,在聽見蒼說的話後,心中惱怒非常,暗提內勁,金鎏影往前一邁,平推一掌便要擊向蒼。 但他卻撲了個空,再抬頭,哪裡又有蒼的身影? 「若為天道正義、天理循環,玄宗一脈,吾之弟子個個應當死而後已。但唯吾之愛徒,蒼,眾人須力保之。」 那是玄宗師傅? 金鎏影痛苦地摀住雙耳,他的腦中充斥著許許多多的聲音,尖銳刺耳,一句句都像是刮著他的肉般,刷下了皮肉,殘虐見骨。 「蒼,多謝你為吾取來的沁色冰蓮,救吾一命。」一步蓮華那麼溫潤柔和的嗓音,在他聽來帶有多少諷刺與不屑的意味。 金鎏影感覺自己像是處在一片焦熱嚴峻的火坑當中,怒意狂燃至頂點,幾乎就要引火自焚,他痛苦地摀著額角,人也跟著倒了下去。 激烈的痛楚滿佈著金鎏影的渾身上下,尤其是在頭部,更是令他疼得錐心刺骨,金鎏影忍受不住地露出了難忍紊亂心緒的痛苦神色。 他究竟是怎麼了? 為什麼會那麼難受? 「鎏影……鎏影……」耳畔忽又傳來一聲求援似的叫喊,那是── 紫荊衣! 猛地抬頭,金鎏影雙眼矇矓,但他卻仍是瞧見了玄宗眾人個個面露猙獰,他們圍繞著被綁縛在一只木柱上紫荊衣。 眾人手上或是拿劍、或是持刀,刀光劍影當中,一劍一劍、一刀一刀,逕自往紫荊衣的身上猛刺,直到紫荊衣被眾人施以酷刑,發出的痛苦哀聲而後氣絕身亡。 「玄宗叛徒紫荊衣!」 「玄宗叛徒金鎏影!」 眾人的叫罵聲,在他耳邊化為高聲刺耳的尖叫吶喊,尖銳的像是針一般紮進他的腦裡。 金鎏影掙扎地面色通紅,他全身筋脈倒轉,猶自痛不欲生,但卻感覺自己悚懼到從肺部發不出半點聲音,渾身上下冷汗直流。 「不、不──荊衣!荊衣!」驚聲大喊,金鎏影嚇醒似地自他居處的床舖上彈坐起來。 急急地喘著氣,金鎏影的身上仍舊熱得像是火在灼燒一般,抹去了臉上滾滾滴落的汗水,他喃喃自語的道: 「方才的一切……是夢?」 黑色的幻境,可怕的夢魘,真實地直視著人心最深處的骯髒污穢,如此一想,金鎏影這才恍然大悟,他驚覺到為何自己夢中會出現那麼多駭人的恐怖場景。 魔魂香之毒未解,毒性在他體內隱藏,於睡夢中發作,所以他才會看現那麼令人害怕並擔憂成真的夢境。 這就是魔毒發作時的威力嗎? 金鎏影面色冷沉,他下床並推開了窗,一道微冷的夜風自窗戶洞開之處竄入,吹散一些他身上惱人的餘熱。 望著天邊高懸的一只明月,月白如紙,卻漸漸地讓一團黑雲給掩蔽了月色。 瞇起雙眸,金鎏影斂去了眸中的光彩,自己真是再也回不去久遠之前的單純心緒了。 但他確信的是,絕不能讓夢中所見成真! 哪怕有昭一日,終須要與天下人為敵。 ------------------------------ 小金毒發了Q////Q 這篇寫來自己都有點為他擔憂>O<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