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耕雪釣月&藍羽闇影.自創&同人-

網管:闇真(連結&好友請自便唷!)
  • 326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衍生布文】逆者39(蒼金)

   「絃首?」見蒼忽地停下了腳步,站在他身旁的翠山行柔聲一問。 瞇起了眼眸,風暴再起的預兆隱約在山嵐煙霧間彌漫,悠悠生死別經年,蒼回憶著夢中所見的駭人影像。 火光乍起,千萬屍骸凌亂地堆散在他的腳邊,在蒼夢裡的畫面雖是由黑與白所構成,可那一幕幕的慘不忍睹,卻仍舊遮掩不了蜿蜒滿地,濃膩腥臭的鮮紅血液。 蓮華,是他永遠也割捨不了的一段感情,即使永遠也不會有開始的可能,但蒼知道他絕不會讓一步蓮華再次面臨那樣痛苦的困境。    燦爛似金的太陽已經整個升上了地平面,山風與雲霧湧進了萬聖巖的山谷之中,雲霧的升騰有如道道激流翻滾,直到雲流漸合並將整個山體遮住,蒼都未曾移開過他的視線。    「絃首,聖尊者似乎封印了萬聖巖的對外道路。」站在蒼身邊的翠山行,隨著蒼的目光也瞧見了萬聖巖所啟動的雲關結界。 「嗯。」蒼應了一聲,未再多加解釋的道:「翠山行,隨吾回封雲山。」話說完,蒼便又往山下行去。 「是。」翠山行跟上蒼的步伐。 而就在蒼與翠山行準備回封雲山的同時,跟隨傷重的玄宗宗主早一步回到封雲山的金鎏影,一回到封雲山,趁眾人將焦點放在宗主身上的他,立刻便前去尋找紫荊衣。    向自己微笑的紫色身影,驕恣自傲的姿態依舊神采奕奕,但望著這樣子熟悉的紫荊衣卻令金鎏影的心頓時感到悲痛萬分。 口唸咒語,金鎏影揚手一劃,紫荊衣完美的笑容竟在空氣中慢慢地褪去,唰的一聲,豔藍色的傲氣人影竟瞬間幻化成一只紙人形。 揀起那掉落地面的紙人形,金鎏影恍惚似痛心疾首地喃喃自語著:「這就是真相了。」 ──紫荊衣已死。 那日,在他背著紫荊衣自崢天玹十萬火急地前往九天之淵,要找寂秋尋求解藥的同時,早在半路上,紫荊衣就已經斷氣了。 失魂落魄的他當下真有隨紫荊衣一同死去的想法,可就在那時,異度魔界的軍師伏嬰師卻找上了他。 「金鎏影,現在放棄你的朋友還太早。」出現在他的面前,伏嬰師態度輕鬆的道。 淚流滿面,眼淚都沾濕了衣裳,悲痛欲絕的金鎏影抬起頭來,目光憎恨地瞪著伏嬰師道:「你說什麼?」 異度魔界的人說來也算是殺害紫荊衣的兇手之一,金鎏影無法容許伏嬰師帶著看好戲的心態來到他的面前。 「感到興趣了?」伏嬰師見金鎏影的注意力已被他從悲慟中拉回,接著又道:「吾是說……他還有救。」 將紫荊衣的屍首安穩地放在地上,金鎏影站起身,危險的低問:「你是在開玩笑嗎?」 身為玄宗坐下的四奇之一,他的實力仍不容魔界之人小覷,殺一個伏嬰師洩恨對金鎏影而言並非難事。 「我有辦法能救你的朋友,但是與魔交易就要先付出相當的代價。」 突然一改玩世不恭的態度,伏嬰師嚴責似的道:「我必須先聲明,異度魔界的條件乃是消滅道境玄宗,正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金鎏影,若你成為玄宗叛徒,此後將永無回頭之路。」 聞言,金鎏影狂妄一笑:「哈,魔界的布局可真是用心良苦。」 這便是伏嬰師接近他與紫荊衣的目的嗎?要他與紫荊衣兩人當魔界在玄宗的內應,以便攻其不備,真是高招啊! 「忘記過去就意味著你的背叛,異度魔界要的絕不是你現在一時的妥協,而是要你真正體認人心之後,回饋予魔界絕對的忠誠。」伏嬰師邊說邊笑得優雅,藏覆在面具背後的雙眼更是閃爍著精緻的流彩光芒。 因為按照他這些日子以來對玄宗內部的觀察,伏嬰師有十足十的信心,金鎏影會選擇與異度魔界合作。 「聰明的人會選擇讓敵人變成自己的朋友。」 伏嬰師的話裡句句均是意有所指,而金鎏影又何嘗聽不出來? 可他曾向蒼信誓旦旦的說自己今生絕對不會成為玄宗叛徒,但事到如今卻…… 像是透徹了金鎏影的內心,伏嬰師竟貌似憂心忡忡的對他叮嚀道:「金鎏影請你再想想玄宗之人是如何對待落難的你與紫荊衣的。而我雖是異度魔界之人,但我有心與你合作,利益交換之下,你並不會有任何的損失。」 聽著伏嬰師的話,金鎏影沉默不語,心裡似是百轉千迴。 「紫荊衣的時間有限了,我只是好心的再次提醒你,若是為了一份不可能的感情執著,將來你必定失敗,甚至走向滅亡之路。」 一句話如同驚醒了夢中人,金鎏影當下不再猶豫不決。 「只要你能幫我救荊衣,我便答應與魔界合作。」金鎏影這句話說得苦寒入骨,只有他自己才能明白其中究竟擁有多少心酸的糾葛。 這麼做就當是為了救紫荊衣的一條命,而魔界的咒術確實幫助他順利地蒙騙了玄宗眾人,但他與伏嬰師私下所達成的協議並不單單只有這樣。 哀其不幸,怒其不爭…… 這不是他願意做的事,金鎏影將寫著紫荊衣名字的紙人形放在燭火邊燒燬。    直到紙人形被燒成灰燼,金鎏影星目微斂,俊逸的面容上看不出任何喜怒哀樂的表情,自己曾經有過的情感被他逐一封鎖,藏入記憶中的夾層裡,不再深刻。 唯有如此,他才能真正狠下心來與魔界合作,不再讓那人擾亂他的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