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耕雪釣月&藍羽闇影.自創&同人-

網管:闇真(連結&好友請自便唷!)
  • 326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闇小說】殘花

* 「以色事他人,能得幾時好?」剛識得她的時候,總聽她這麼說。 她是在風塵中打滾的女子,豔名一時的京城花魁,月貌花容、雲鬢玉顏,所有的男人看見她都會為她著迷,可她生性冷漠,從未對人笑過。 我心裡總想,要是她肯笑,定是一笑傾人城,可在種種盛宴之席,在她眼裡的落落寡歡,我看見的卻是她身不由己的悲哀。 「以色事他人,能得幾時好……」酒席之間,我聽見她的喃喃低語。 那半垂面的髮絲遮掩了她的臉龐,我知道她再堅強,眼中必定含淚。 所有的男人看著她,眼裡只有因性而生的獸慾,每個人都是饑渴的狼子,都希望在床上與她顛鸞倒鳳,巫山雲雨。 我懂她為什麼不愛笑,縱使她的面容美若西子那又如何? 沒有人會真正有心去了解她的心酸,色馳愛衰的道理她怎不清楚? 她是被命運支配的人下人,妓女沒有選擇恩客的權利。 可我不信,我說我會用真心對她,我不要只與她一時的纏綿,我還要她的心。 聽見我的話,她微微一笑,嫣然的對我一笑,看著這樣的她,我的心都醉了。 那一晚,她給了我一個很美的夢,像是我相戀已久的戀人一樣的夢,我在夢裡擁著她,天南地北的說著話,我輕輕吻她,她便笑了,嬌媚的笑靨,真美…… 那是第一次,我覺得她是快樂的,她相信我的真誠,我為她編織未來,她說她以為她期待已久的奇蹟出現了,她終於遇上了一個真正愛她、值得她愛的男人。 可是當我夢醒,一如她其他的恩客一般,在我身邊並沒有她的巧笑倩兮,只餘冷涼的被褥。 我知道她走了,原來她並不相信我,她只給了我一夜的美夢,在醒來之後幻滅。 * 在那之後,我一醒便瘋了似地找她,但她消失了,我逼問秦樓楚館的老鴇,她只說是一名王孫帶走了她,對方來頭太大,她保命要緊錢財一收,不敢多問。 『我不是人,應該無心,色藝如何?律比畜產。』昨晚她的話還在我的心頭迴繞。 奴婢賤人,律比畜產,她心裡面的想法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可我有能力,我不願與她做苦命鴛鴦,我給她的山盟海誓,我一定會為她做到。 『妳是個人,妳是我的人、我的愛。妳好美……眉若輕煙黛,唇點桃花紅,我要一輩子看著妳,看妳為我生幾個胖小子,陪妳白頭,一生執手。』 我的話惹得她珠淚漣漣,那傷心欲絕的模樣,讓我看得心疼不已,我摟著她,溫柔地呵護著她,要她相信我的話不單單只是溫存時的甜言蜜語。 可她終究是不信我的,所以她離開了我,讓我找不到她。 我不怪她,我只恨自己沒有好好保護她,讓她一個人無依無靠,我真沒用! 當我再遇上她時,她已是一名王爺的寵妾。 身披華服,紅顏依舊,我望著她依偎在其他男人的懷裡,那些男人向她殷勤勸酒,她沒有拒絕,柔情似水地親暱的模樣,卻在對他們笑。 美人一笑,顧盼生憐,她笑的如此燦爛,依舊是我回憶裡那麼美的一張容顏。 可我看著她,眸子裡淨是對她的濃濃愛戀,我的目光依舊狂熱,我的眼睛離不開她! 卻有一把火,自我的心底猛烈竄起,我感到痛,火燄在我心中胡亂噬咬,一絲絲地撕筋剝骨,我的心被血淋淋地剝開,裡面流滿了嫉妒的血液。 我不知道她有沒有看見我,我就坐在離她不遠處的地方,一直望著她,希望她給我一個回眸的眼神,告訴我,她還愛我。 但宴會結束之後,王爺將她推給一名席上的貴族公子,要她陪寢,她面無表情,只是端莊有禮地微微欠身,不知是不是望見了我,所以嫵媚妖豔的一笑,讓人不由得為她入迷! 可在我以為她會看向我時,她竟又讓那人摟著她的腰,模樣親暱地自我面前離去。 那一幕,令我心如刀割! 她忘了嗎?我曾經給她的一夜眷寵,她是不是聽不見我的句句承諾,所以才會對我這麼冷漠? 要怎麼做,她才能相信我,我跟其他人不一樣,我把我所有的愛都留在她的身上,再也無法目空一切! 就算我不是第一個佔有她的男人,可我不在乎,我就是要她,要她,奮不顧身地只要她一個人! 一想到她要在那男人的懷中度過一夜春宵,沉默已久的我再也忍無可忍! 我終於衝了出去,打倒前來阻擋我的侍衛,我一出手便把那花拳鏽腿的貴族公子打得落花流水,終於,我找到她了,不可抑制的怒意令我滿臉恨意地狠狠逼問她: 「為什麼要走?」 但是當我再看見她的臉孔時,她早已淚流滿面,哭得心碎欲裂,輕輕地喚我一聲。 「洛雲……」 撲上來的軟玉溫香,回摟著我的是一雙纖細的手臂,她是那麼嬌小,我滿心的怒意都因為她那聲柔情的輕喚與心碎的淚眼,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我知道,我原諒她了。 「跟我走,快!」緊緊地抱著她,像是今生再也無法放開般緊緊地摟住她,再也不要放開了,我想。 王府的衛兵將我們團團圍住,密不透風,我知道若是我們逃不出去,我死了倒無所謂,可我萬萬不能連累了她。 「妳怕嗎?」我低下頭,溫柔地看著她,然後自懷裡拿出一條粉色的手絹,握住了她的小手,將我們的手牢牢相繫。 這條粉色的手絹本來就是我找來要送給她的,它繫住了我們的命,繫住了我們的愛,我不要讓它斷! 「有你在,我就不怕。」她擦擦眼淚,眼角眉梢展現柔情蜜意地看著我,小心翼翼地吻上我的唇,輕道:「呆瓜,你要活著……」捧著我臉龐的手細細顫抖著。 「當然,我不會讓妳失望。」聽見她的話,我笑了,心被溫暖包圍,胸中一片暖意。 接著,我抱著她,身姿靈活地在四方飛來的刀光劍影中來回穿梭,王府之中不乏高人,但他們都不是我的對手,為了所愛的人,我就是浴血奮戰,也是無人能敵! 「我願為妳停留,不再四海為家,有妳的地方,便是我的家。」為了不讓她擔心,對著懷裡的她,我輕聲安撫著。 像是終於全然信任我了,她望著我的眼睛,不再說話,只是淡淡一笑,將臉貼在我的肩窩,把我摟得更緊。 這一刻的我,終於是幸福的…… 但是,幸福不過片刻而已,霍地,一把利器突然自我的後背狠狠劃過! 我看不見那柄刀刃,我感覺不到皮肉分離、鮮血狂湧的熱辣痛楚。 儘管我知道我的身上已多處被刀刃割得皮開肉綻,可我的心在她的身上,我要保護她,擁有所愛的人,此刻就是死了,我也不在乎了。 望著她哀傷的眼睛,我知道她很難過,我想安慰她。 「我從未騙過妳,就信我一次,可好?」 我邊說著邊嘔出一口血,身上的氣力隨著身後刀傷鮮血狂湧的傷處一點一滴流失。 我希望帶她逃出王府,帶她逃離她不願面對的一切,現實的悲哀,我多想為她扭轉局面,只為了換得一個她最燦爛的笑靨。 但奪取我的愛,插在我背後的刀刃無情地將我帶回這個冷血的現實,不屬於我的,再強求,終究也是得不到。 當利刃劃破了我的身體,眼前血光一片,我的手再也舉不起來,再也無法盡我最大的力量去保護她。 直到最後,我終於聽見她那聲告白似的嘆息── 「別怪我,我只是在利用你……」 ------------------------------------------------ 反應了我的心情 拖延了許久的一篇文 終究給了她不好的結尾 現實的悲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