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耕雪釣月&藍羽闇影.自創&同人-

網管:闇真(連結&好友請自便唷!)
  • 326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衍生布文】逆者37(蒼金)

就連在他夢裡,那人都還對他面露憂鬱憤抑,表露了心中的不滿。 縱使如此,他卻還是在自己危急之時出面救了他。 執著於自己的人,曾經、過往,如今、以後,那時候他們在崢天玹所來不及說明白的話,都是他欠著那人一份誠心的解釋。 哪怕一切的誤會都是陰錯陽差下的巧妙安排。 數個月前,崢天玹遭逢魔界暗襲,當他猜測著那人是否為玄宗叛逆的同時,對方卻仍待他有情有義。 蒼回憶著與那人相處過的種種時光。 一開始,他倆於玄峰山下的因緣巧遇,之後落日湖上的一曲明星,巧合的為尋沁色冰蓮他倆於冰雪岩洞中共度的那一晚,以及他最後才憶起自己身中魔魂香之毒時的摧心一夜。 過往的寸寸許許,片段的點點滴滴,一切的一切,如此的真實,難道只是他幻夢當中的虛無縹緲、撲朔朦朧? 那人既然出手相救,現下又為何不讓他當面將事情的原委向他解釋清楚? 他虧欠他的,或許是情,是自己不知要如何還起的情…… 蒼知道自己再怎麼冷漠觀世,心中再怎麼對人存有疑忌,將來卻再也不能對那人待自己的種種好,視而不見。 也許他的說詞並不一定能令對方相信,但蒼知道此刻的他無法再讓自己表現的一如以往般,待那人淡漠疏離,彷彿拒人於千里之外。 現在,蒼才第一次真正的感覺到金鎏影對他來說,已不再是個陌生人。 思維至此,蒼欲前去尋找金鎏影,但才剛要舉步前行,竟有人推開房門走了進來。 「絃首。」 隨著推門而入的一聲清嗓,翠山行一身翠綠長衫,憂心的面容一瞧見蒼已甦醒,隨即綻出一記如釋重負的和悅笑容。 「你醒了啊,現在感覺如何呢?」放下端著的一盆清水,翠山行自懷裡取出一條乾淨的手絹,細心地沾濕擰靜後遞給了蒼。 「翠山行,吾怎會在此?」接過手絹,蒼若有所思般地略微擦拭了臉龐,隨後又沉聲一問:「現今局勢為何?」 一聽見蒼的問話,翠山行雖十分擔憂蒼初癒身體的狀況,但仍是溫順地回答:「絃首,魔界大軍已退,但你受傷而昏睡數日,聖尊者憂心你的傷勢,所以好意留你在萬聖巖休養。」 「吾昏迷數日。」蒼聞言,冷凜的面容閃過一縷疑惑。 翠山行於是再道:「玄宗總部崢天玹已被魔界大軍攻破,我方人員在墨師兄的帶領下已全數退守封雲山。」 瞧蒼在聽見自己的話之後似有所思的模樣,翠山行關心的問:「絃首,你有心事?能否說出讓翠山行為你分憂?」 「吾的記憶……出現斷層。」蒼回應著,續道:「在與魔界大戰之時,吾瞧見了玄宗四奇之一的金鎏影出現在吾的面前。對金鎏影,吾或許有些誤會。」 聽見蒼這麼說,翠山行原本懸吊在半空中的一顆心,終於整個釋然。 早在崢天玹,玄宗六絃於觀日亭中相聚之時,翠山行就已經發現蒼的模樣好像有些不太對勁,可是他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但翠山行卻能隱約地感覺到蒼似乎有些微的不一樣了。 而在之後,四奇之一的金鎏影與紫荊衣回來崢天玹時的大夥談話,令他直覺的認為金鎏影與絃首之間定是有事發生過。 雖然他與其他四絃弟子都同樣擔心著蒼,可卻礙於絃首的個人隱私,他們無法暢所欲言地與之追問詳情。 現在絃首終於開口坦白說是有些誤會,翠山行不禁微笑著欣展了容顏,「金師兄人已陪同玄宗師傅回到封雲山,而師傅交待我留下來照顧絃首,等絃首清醒之後,我們再回去與大家會合。」 聽完翠山行的話,蒼僅是一個頷首,並淡淡的道:「翠山行,吾的傷已無大礙,別做無謂的擔心。」 「好。」點點頭,翠山行歡愉的回以一記如春波綠般的柔美笑顏給蒼,隨後又叮嚀了數句便退出了房間,讓蒼好好休息。 -------------------------- 不知還能寫多久的文........ 不知那人會不會看見........ 但闇真還是會加油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