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耕雪釣月&藍羽闇影.自創&同人-

網管:闇真(連結&好友請自便唷!)
  • 326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衍生布文】染藍 -命世風流

回憶著,他小的時候;只要他在懷山夫子那上完課,老是喜歡跑到學堂外的草地邊,悠悠哉哉地橫臥其上,似乎只要張著眼,他就能夠一直看著天上那一抹藍,鮮明閃耀地映照在他的眼裡,那是那樣安穩的,讓人不自覺地感到安心。 就如同,他念念不忘,那道多年前就烙在他生命裡,相同染著,與天地共存、稀世澄澈的藍影…… 那年,一樣是在清閒的午過、一樣是在那麼無垠無邊的時空裡;可,因著那道雅致優美的藍,自己清楚的知道了,原來他那麼渴望著,天空中那一片澄澈的無瑕,只是因為…… 他想,染上相同的顏色。 『你是誰?出來。』 優雅的藍影,沉聲低喝;彷若是早就知悉身後有人,他沒有回頭看向躲在樹後,偷看著他在餘蔭之下讀書許久的自己;但,那語間肯定的口氣,卻是十足命令的言語。 羞赧著一張已漲至飛紅的臉頰,腳下亦踩著相同羞憤的步伐,他走了出來,現身在那道絕美藍影的眼裡。 『我……我叫命世風流!是在懷山夫子門下拜習的學生!』 抬頭,咬著唇,倔傲的仰望著比自己高出許多的藍衣男子,命世風流發現在那對如琥珀般晶褐色的美麗眼珠子裡,照出他緊張不已的臉孔。 『命世風流?你就是懷山夫子不時稱讚的門生,原來……是你。』 定眼瞧著眼前身著樸素長襦的人,藍色羽扇輕搖緩擺,但藏在扇面之後的眸宇,卻是悄然一闇。 『嗯……不剪雲朵不觀命,世路貫行心悠然,妙處難與君盡說,翎搖風流一片天。你說你叫命世風流,的確是個好名!只是就不知道……是否真能人如其名。』低沉的嗓音覆而輕吐,這就是懷山推薦給他的人嗎? 哈哈,年齡太輕,歷練不足;但,初生之犢不畏虎,是頗值得玩味。 『我可以!』不服輸的說道,是因為見著藍髮的他,眼中毫不掩飾的輕薄。 冷然地凝視命世風流一眼,不再多言,藍影登時準備迴身而去;可離去前,一記響亮的呼聲,竟喚住他: 『等等!你沒說你到底是誰?為什麼會知道我的詩句?』 藍影人聞言,似乎是一愣,但卻是忽然斂開深沉的眉眼,幽深的一笑。 『無我不解之謎。』 那笑,帶點挑釁、帶點激賞;但命世風流只能探見,那全都融合在藍影清幽思慮,傲然至孤介不群的優雅裡。 那笑,侵滅了他獨存的心,自此無人能得已進駐。 『記得,終有一天,若是命世風流不能夠自許風流,那麼你將喪失處在天嶽的資格。』 他那時刻不懂,為什麼他會那樣告訴他;直到後來,他才知道,原來那名藍影人是掌握天嶽最崇高的職位、最象徵無上的一切,天嶽一直都是因為有他,才有那般興盛不衰的景象。 能吟著『無我不解之謎』如此狂妄詩句的男子,縱觀整個天嶽,也只有一個人膽敢如何。 他一直都忘不了。那道藍色光影的人,他叫-- 平風造雨四無君。 *     「天嶽就交給你掌理了。」 從未想過,還能再次與那抹藍影交會;原以為,一過數十年,他早已是忘了有他這樣一個人。可現今,再看見他的出現,心裡卻是不由得欣喜若狂,但是…… 「主上!您的傷……此地並不安全,是否要讓屬下調派絕燁與天之翼前來!」 一向狂妄自信的四無君,會找上自己擔任代理軍師;在他的心裡,多少有那麼點疑惑,為什麼會是他? 「不礙事。記得,務必找出冷醫明月心,將人帶至天嶽,無論使用任何手段。」 冷傲的藍影雖是傷重,卻仍不改俊容的命令著。 「是,啊……主上!?」才回完話,四無君登時吐出一口鮮血,人便倒在命世風流的懷裡。命世風流忍不住輕聲一嘆,運起自身功力,傾盡所能,以宏大內力替四無君療傷。 這是第一次,他看見軍師這個樣子,雖然不再是高不可攀的藍,但是卻與他十分的貼近;他只要一伸手就能撫上他的眉他的鼻、他臉上傲視一切、代表天嶽最純血統的銀絲白紋,那永遠都是他渴望、不可及的所有。 還記得,每當懷山夫子帶著他,參加天嶽一年一度的集會;他總是位在遙遠的下席,努力的仰著頭,才有機會窺見高高在上的四無君。為了那一眼,他得花比平時努力不知多久的時間,取得不下數百場天嶽中所舉辦,贏得文試第一的資格,才能偷偷地望他一眼。 那一眼、窮盡心力…… 命世風流放柔的目光,那是那般癡癡迷迷的,捨不得放開這人尊貴無比的豔藍、與那蕩著清雅豔麗,倘佯在天地間天成的天藍。一切,總是那般巧妙的,交織在四無君的身上,他想自己合該是仰慕著那樣的氣度、是戀棧著那樣迷人的風采,望著那道藍光,在自己勾取不到的地方,散發著灼灼的炫亮…… 「我多想,染上,只屬於你……四無君的藍色。」 低聲而語,他斂下藍眸睫羽,無聲無息的,吻上那凜然的薄唇。 這樣算是逾越本份了吧,他想。 --記得,終有一天,若是命世風流不能夠自許風流,那麼你將喪失處在天嶽的資格。 「那麼,這樣的我,還能留在你的身邊嗎?」 自嘲的一問,雖然答案他心知肚明;讓指尖再次不捨地滑過那張傲世塵囂、英俊非常的臉龐,命世風流在安置好四無君後,轉身離開。 而他不知道,其實,那藍影自始自終,都不曾睡去。 *    帶著天嶽大軍攻打邪能境,並在與中原人士爭奪一翻,大獲全勝之後;命世風流成功地帶回了冷醫明月心,而就在一切戰事得已略微休憩之時,他再次來到了四無君養傷的地方,可一入門,卻滿是不入眼的黑幕,到處都不見那道青豔的蹤跡。 「主上!」命世風流焦急的一喚,回應他的卻是一室的冷寂。 就在心灰意冷之時,一雙有力的大掌,自他身後溫柔地環抱住他,命世風流在聞到那令他熟悉不已的衣間馨香,心中猛烈一顫,他害怕的不敢言語、不敢動作,而在他耳畔所傳來那一聲低迷的嗓音,竟…… 有些許邪肆的誘人。 「命世風流,這次的事你做得很好!吾會幫你完成你的心願……」 猛然的,以狂涓的力道擁住那不黯雲雨的人兒,四無君臉上的笑,一如他天生的猖狂,冷冷的薄唇,噙著焚燒迫人的火苗,以燃燒冰點至瘋狂轉換的溫度,擄掠著命世風流單薄的身子。 「好美的髮,這才是只屬於你自己的顏色……」抬手扯亂命世風流的髮髻,讓那流洩如瀑的銀色髮絲,映著一地柔美的月光,四無君溫柔地望著命世風流,輕輕地動手脫去彼此累贅的衣飾。 「主上,不……」 微微的掙扎,命世風流漲紅著漂亮的小臉蛋,眼睜睜地讓這樣動人的藍扣上自己的魂,逼著他不得不傾倒自身的迷醉,他心中明白,自己早已…… 無力的,無法自拔…… 命世風流在四無君強勢肆虐的身下,忘我的譜出一段段飄飛如燄的火熱之舞;在那甩動著,要求彼此契合的古老節奏裡,他擒著一雙盈盈淚眼,讓顫慄不已的唇在氤氳矇矓的情愛裡,吻上那朵極致的湛藍,他記得了那一夜-- 他,終是染上了那抹藍,身上的顏色。 【全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