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耕雪釣月&藍羽闇影.自創&同人-

網管:闇真(連結&好友請自便唷!)
  • 326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衍生布文】傾藍  -天之翼

已分不清楚,這是第幾次在燦藍天邊裡的飛翔,翼者乘風而過,他閉起眼,感覺身形在旋升氣流中的沉浮,竟是這般的舒懷自在,感覺自己像是戀著藍天般的如癡如慕,戀著這一片無垠穹蒼,任身心都徜徉在若水靛色,深淺不一的藍中;他讓一切虛華,浮目映眼,如幻像般的每一幕光色絢麗;他眼裡顯現的每一分,都像極了回憶裡那人身上的氣度,像極了那人身上的優雅,渾然天成的烙入他的生命裡,無法忘懷。 那人是他的主人,支手便能遮天,永遠自信、狂傲無上的藍色燄光-- 『平風造雨四無君』 *      暑熱逼人,冥界天嶽因為地勢靠近太陽,所以如燄烈日更是荼毒;而在那議事大殿之後,有一處造景沉靜幽雅的修竹園,那裡是天嶽的禁地,平日眾人均不得擅入,但在今天卻隱約地聽見竹籬之後有著些許的聲響。 往那修竹園深處行去,不過半晌,便可見到一尊衝天而立通體玄黑的巨岩;石璧綿延數里,從那石壁之後,傳出如逸樂水瀑般的淙淙之聲,清徹的山泉水源源不絕的,自群峰石柱上流洩而下,集結而成一座天然的冷泉水池。 池水之中,佇立著一名蓄著及腰長髮、身材修長的裸身俊男;從背影觀之,他的髮色是稀世的澈藍,如貓眼石般的灼灼發燦,如錦緞般的纖柔如雲。 烈日陽光照射在他裸露背脊的霧色皮膚,以及蔓延而下弧線美好、肌理分明的臀部上,更往下灑在他筆直有力的長腿上,每分勁力都穿透他的肌膚,從他的細胞、從毛細孔裡蒸騰出來,飛甩的汗水流經他光潔星耀的面頰,清冽的泉水滴滴劃過他裸如光緞的胸膛,褪去他髮膚上的炙熱,水光一道道如銀絲般的在他身上刻劃出最自然且迷人的線條。 這一幕令隨侍在旁,同樣擁有絕世美貌的人,目眩神迷、口舌難言。 這人,是他的主人,他就是掌管『冥界天嶽』生殺大權,坐擁在上的最高智者、天嶽軍師--『平風造雨四無君』。 *     夜涼如水,霧氣雲繞,天嶽的內殿之上,一名身著藍裳綴羽,氣度安閒,雍容雋永的俊逸男子,正坐在案牘之前,審目思量;只見他一一擬訂各項有利於天嶽的策劃謀動,專心致志,絲毫不覺夜色已晚,已屆休憩之時。 「主人,請休息。」 儒雅飄逸的藍髮男子,身後捲簾一動,一道如月色皎潔的白亮身影,終於忍不住開口。 「嗯。」淡允的一聲,書案前的男子仍是不為所動。 默然無言地守在那名藍髮男子,他的主人--四無君的身旁,天之翼謹守著本份,不讓自身眼中過度的情感流顯而出;這份秘密是埋藏在他無波心湖下的暗潮洶湧,眼前藍髮藍衣的男子是他戀慕多年的藍天,從他將他在大雪紛飛裡的無人領地中,救回的那一天起…… 他就將他的命呈交給他,他發誓要為他終身效命、以臣下護衛的身份,日日夜夜的跟隨著他、保護著他。 也是從那天起,在他第一次望見那雙幽淵深邃的眼瞳之後,他便永生墮入了無法翻覆的深藍之中,自身傾戀到不可自拔的地步。任其勞役差遣,只為了成就他想望的一切,他目如朗星、高雅天成的主人,四無君。 「趣味。」 剎那,戲謔的眸子對上那雙瞬間迷散的眼瞳;呵,四無君薄唇微勾,趣味地發現他平日不茍言笑的小護衛,竟然會對著他的臉發愣,呆滯半天。 驚覺眼前有著一張近距離放大的無遐面容,天之翼一張晰白俊臉上,緩緩的、輕輕的、似無聲亦無息的,飄染浮現一朵不自然到極點的紅;當然這一切的反應,都落入四無君那睿智精明、動析人心的眼裡。 只見四無主突然繃起臉,冷冷的暗沉道: 「我累了。」 背轉過身,四無君羽扇輕搖,一縷暗雅麝香,隨著他的動作飄揚飛散,隱隱逸逸的,入了天之翼的周身;恍惚中的,如棉絮飛搔的令他心旌搖蕩。 「是。」恭敬地回應完話的同時,天之翼竟頓時只覺眼前一黑,便喪失意識,身子登時軟軟地癱軟在四無君的懷抱裡。 藍羽飄搖,扇形輕舞,幽幽迴旋;但卻掩不住藍衣人臉上那邪佞、似是而非的笑容,在夜色之下的閃閃光耀。 *      闇色月夜,亭台樓閣之下,一扇朱色紗窗之內;只見黑暗中的桌鼎香爐上,燃起煙香裊裊,滿室馨香;在內室中,一襲芙蓉暖帳裡,有著一雙深沉地充滿著原始情慾的眼,灼灼而燒。 錦繡床被,一具白潔光裸的身軀倒臥其上,酣睡的人兒沉溺在他單純的夢鄉之中;殊不知,一股潛在的危機正緩慢的逼近著他。溫熱的手輕撫上沉睡中人兒的臉頰,那是那般毫無防備,那掌下柔而富有彈性的觸感,令他忍俊不住,輕薄地揉捏了起來。 藍髮男子一雙纖白的手,在雪色人兒的身上遊蕩,淡淡的、飄忽的掃過人兒那雲霓般的眉睫,絕代冷豔的臉頰,映著、泛著冰雪光澤的鎖骨、肌理分明、不失合度的晰白裸胸、結實細緻不見半絲多餘墜肉的纖細腰腹;藍髮男子一雙深如淵谷般的眸子飽含戲謔的,牽動著他的手,如入無人之境般大刺刺的往下、再往下-- 來到無人探訪過的,最耽美無遐的天之禁地;擄掠著雪色的人兒,惡劣的、挑逗起他渾身如焚般燥熱,逼迫著他逸出一聲聲的粗喘、一聲聲低迷如天籟般的呻吟;他滿意地瞧見雪色人兒臉上的紅暈,滴滴沁出晶晶盈盈的汗水,深奧的俊容上、漾現一抹雅致的笑,他知道他的小護衛終於是要醒過來了,呵。 幽幽的被拉回意識,天之翼憶起失去意識瞬間發生的事,自責的想著:能在他不察覺的情形之下,轉瞬間逼進他的身,一拳便將他擊昏,那人定是武藝超凡的高手,那麼在他昏厥的同時,主人便落入危機之中…… 他突然睜圓的眼,驚喊一聲:「主人!?」 眼底映照出一抹神秘非常的闇藍,他竟看見四無君臉上尊貴無比、迷炫人心的笑,那是令他無以理解的笑,可那動人的藍燄卻是他朝朝暮暮的想望;還在思慮,耳邊便接著聽見那抹藍光的緩言道: 「此次的失責,天之翼,你想要如何補償這樣的罪過呢?」 「請主人責……」罰…… 倏然,未完的話語,盡數吞沒在他冷然的唇舌之中,天之翼只覺臉上羞赧的紅潮,在剎那間全數炸開。 主人竟然吻了他!? 「呵,無我不能之事,這就是你贖罪的方式……」 起身褪下繁複華美的藍衣羽飾,袒程彼此,四無君緊緊擄住身下雪色的人兒。 只覺如墜入深淵冰谷,如落入萬劫地獄,天之翼在那片足以掠蝕萬物的藍光中,失了心-- 他早在初識的第一眼,就為那抹燄藍種下了無所遁形的想戀…… 在主人硬生生的進入他的身體之前,他終究是喚出了,那執予一生不變的回答。 「是……」 一如他以往的回應,對他,他永遠就不懂得拒絕…… 也不願拒絕,心甘情願的跳入他所編織的情網,逃不了。 那一夜,天之翼的身上終是染上四無君專屬的味道,任其予取予;求第一次,天之翼膽怯著、顫抖著的撫上主人的臉龐,他小心非常地一一吻過,那象徵最高純正血統的銀白色條紋;他在主人的身下得到恩寵,感覺到至高無上的烈火,他放肆地讓自己身不由己地綻放出遨天羽翼,在主人面前呈獻最美艷的一切! 任狂魔般侵略的慾火焚燒、讓淫樂如歡愉的浪潮顛覆,他迷醉在那激情的夢魘之中,渴望著再次翔遊天際的自由,但心卻不悔,只因他原來就不願、不想、不曾、無以清醒…… 他只能怯怯的期盼終有一天主人會發現…… 天之翼,一直,都在陪他的身邊,自始自終,絕不離去。 只為,戀棧著那獨傲在天嶽裡的藍天。 傾其一生。 【全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