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耕雪釣月&藍羽闇影.自創&同人-

網管:闇真(連結&好友請自便唷!)
  • 326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衍生布文】虐顏  -百朝臣

就當會議接近結束,天嶽裡連同煙花客等眾人,準備各自散去做事之際,一陣銀鈴般的腳步聲,由遠而近;來人一身綠衣的著飾,粉鬢邊垂落著以珠玉串成的流蘇,他綰著一頭細緻的墨綠色長髮,身形纖細雅致、幽幽柔柔的,在豔日光影的照耀下,他臉上那一張如女人般飛灩的美貌,竟是含羞帶怯的,彷彿擒著些微女孩家(?)的嬌縱。 「軍師。」捧著一盅他熬煮了不知多少日夜的雞湯,百朝臣在席位之下站定,輕聲一喚。 「嗯?百朝臣,你有何事上報?」一旁的煙花客本欲先行離去,但是在他看見百朝臣的出現後,便留了下來。 這百朝臣真是天嶽白養的人,每次都只會給軍師添麻煩,今天又不知道是想丟什麼亂七八糟的難題給軍師了!煙花客在心裡暗叫道。 可,說也奇怪,軍師對人一向是發揮其最大的功用,為什麼會願意養這麼一個軟弱怕事的人在天嶽裡,而長久以來竟對百朝臣種種大不敬的行為,也從不加以阻止。 哼!憑什麼軍師對他就特別的優惠禮遇,想其他在天嶽中賣命的同輩們,會有多不平!真是想將他趕遠一點,免得軍師看了也覺得礙眼!一想到這,煙花客的臉色就越見陰沉。 優雅的眸子,將屬下二人的心境流轉收入眼裡,四無君扇舞一揮,低道:「但聽,無妨。」 「軍師都說我可以說,煙花客,你緊張什麼?想我百朝臣對天嶽忠貞不二,對軍師的萬般景仰,我的所做所為無一不是為了天嶽的昌隆,請軍師明察,百朝臣是一片苦心啊!」 「有話快說,不是每個人都跟你一樣無所事事!」忍不住叫道,煙花客皺起眉頭,真是受不了,他真是越看百朝臣越討厭,真不知道軍師怎麼容忍你的! 偷偷覷向軍師,驚見軍師臉上竟是帶著戲謔的笑容,煙花客就對四無君面不改色、有容乃大的優雅肚量(?)更加佩服。 「哼!」給煙花客一個冷哼,轉頭面對四無君卻換成了,泛著甜美微笑的臉,「軍師,百朝臣知道您日理萬機,天天都操勞不已。所以特地到中原去,買了正統的烏骨雞,用小火,加了數種延年益壽的藥材,精燉了數天,再以我獨門的秘方調配、調味,今天,特別在這重要的時刻端來給您養身,唉……」 低下螓首,再抬起,已是含著晶瑩淚珠,「百朝臣感念軍師的辛苦,人人都要您不停的為天嶽賣命,可,百朝臣希望軍師在忙碌之餘,記得要保重身體啊!」 「說得比唱得好聽。你不知道軍師最討厭喝雞湯嗎??」煙花客忍不住插嘴啐道。 但,一句話,卻驚得在場人士不敢再次回嘴。 「百朝臣,吾知道你對天嶽的苦心,呈上來吧,天之翼。」語畢,那一盅雞湯,已是擺放在四無君所落坐的桌案前。淺嚐,隨後擱下,四無君一向如此雍容不凡,肯在人前出現這般進食的舉動,已是前所未聞。 「軍師味道如何?」在瞧見四無君臉上乍現的笑容,百朝臣嬌羞的一問,拿起綠色扇飾掩住他半邊羞怯的臉。 「不錯,收到書房去,吾隨後再喝。」 收到命令,乖巧地再端起盤子,百朝臣開心的連同煙花客等人,一併告退。 行至書房的路上,瞪著百朝臣那一臉刺目的笑意,煙花客又再一次擺出臭臉罵道: 「你不要以為軍師待你特別,那是軍師待人的寬大為懷,不是特別因為你!」 「呵……煙花客,真要多虧你告訴我,天嶽後花園那些我原以為是雜草的植物,竟是千年的雪蔘,我將它們拿來熬湯,沒想到能讓軍師這樣喜歡。」滿載著歡喜的說道,柔美的笑臉在陽光下閃耀著心花朵朵開、幸福不已的光芒。 聞言,煙花客,嚇得差點尿褲子,天…… 誰來殺了他,百朝臣用來煮湯的藥材--那真的是雜草! 只見煙花客、從原先的怒髮沖沖,到之後突如其來的哀聲嘆氣,百朝臣只是看了他反常的轉變一眼。 「真是奇怪的人。」百朝臣輕聲狐疑道,隨後,便又懷著滿面的春風,往四無君專用的書房走去。 殊不知,什麼事其實都逃不過,那雙沉著的藍色飄羽,洞悉一切的眼-- *     古人說,女為悅己者容。在此情此景看來,當真是一點都不為過。 只是,想以姣美面貌,吸引情人目光的,並不單單只是女人而已呀…… 一名纖美人兒端端而坐,緩緩地梳理著他一頭如雲瀑般的長髮,蔭綠色的光澤,在暖陽底下,閃耀著動人的身段,那麗色的容貌就著一只銅鏡,攬鏡自照,左照照啊、右照照啊,良久,似乎是覺得滿意了,他才收起銅鏡,嫣然一笑。 打了個呵欠,百朝臣百般無聊的在四無君的書房中發著愣,他一邊用小爐溫著湯汁,一邊環顧四周典雅的書房擺設,心下想著: 這裡便是軍師最常用來休憩的地方,怎麼會這麼平凡呀! 他還以為軍師的書房是要更金碧輝煌,擺滿珍奇古董!至少應該與他的人一樣,讓人覺得與眾不同、狂傲自信,可是他看來看去,整間房也只有一套簡單的桌案、木椅,以及數個擺滿書籍古策的古老木櫃罷了。 「咦?」突然,目光讓隱於書房之後,一道石製暗門給吸引了過去;百朝臣忍不住心下好奇,只見淡色藍光,由那道門後淺淺地透露出來,飄雅的馨香也自門後發出,散佈在空氣裡騷得人心陣陣酥麻。 哈哈!在那扇門之後,肯定藏匿著軍師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他好想知道那是什麼唷!趁著現在剛好軍師不在,他想只…只看一眼就好,他很快就會出來的啊! 緩步走入那道門,突地,暗門竟自動關闔,百朝臣大吃一驚,再欲衝出門外已經是來不及了。他懊惱的瞪著厚重的石門,擔心著,若讓軍師知道他的亂闖,不知會不會惹得龍顏大怒,但又再思索一番後,隨即心念一轉。 哈,這一定是軍師故意要考他所設的題目了,想他百朝臣絕頂聰明,怎會有受困之理? 信心滿滿的昂首闊步,百朝臣羽扇輕搖,開開心心的往密室內部,大搖大擺地走了進去。 * 當四無君回到書房之時,便發現了有人在密室之中,再瞧見了那一盅令他再熟悉不過的湯汁,心下會意,隨即勾勒起極淺的笑容,他秉退隨侍在側的天之翼等人,獨自往密室而去。 暗室迂迴曲折,而行至深處,出現的僅是一張以萬年寒玉所製的石床,以及數本他四無君隨手拾來觀看的書策,桌案上燃著淡雅薰香,雖是密閉的空間,但這裡卻不會令人感覺氣悶窒礙。 相較於外面的書房格局,此處才是他平日最能放鬆的地方。舉步站定床邊,精斂的目光審視著,毫不客氣躺在他床上呼呼大睡的人兒,呵…… 應該說他是他天嶽所養的寵物,亦或是他四無君的? 真是調皮至極的一隻小貓啊…… 美眸輕掩,粉若似仙的嬌顏上,撲著些微的紅潤,那是帶點吐氣如蘭的嬌憨,人兒只是大剌剌地安睡著,卻絲毫沒發覺身旁多了個人。 忽然一個翻身,他扯落了綁紮著的髮簪,散漫而出的綠綠絲髮,竟是溫柔的,一如望著他的四無君臉上的表情。可,下個瞬間,四無君臉上又是萬變,戲謔的笑,邪惡地含在唇邊,只見四無君抬手,輕輕地脫去人兒身上的衣裳,由外袍、中衣、內服……一路暢行無阻! 直到一具白晢如雪的身子顯現,人兒的睡臉上卻仍是滿載著幸福的甜笑,好夢正甜…… 低下俊顏,結結實實地堵上那睡得忘我、簡直是不知死活的綠色唇瓣,飽含情慾的大手,在絕美纖滑的裸胸腰腹上探索,企圖弄醒這貪睡到不知今夕是何年的憨傻人兒。 一直到好半晌後,四無君終於是在耳邊滿足地聽見了這小笨蛋除了打鼾以外的聲音。 一滴滴晶瑩的汗珠,滑過人兒的粉頰、頸項,溫燥濕熱的黏膩感,讓百朝臣的意識終於是漸漸回歸。 「咦?好暗唷!我怎麼看不見啊--」 發覺到了身旁有人的氣息,百朝臣驚覺雙手、雙腳甚至是雙眼!都被黑布給綁縛了起來,感覺冷冷的空氣更是提醒自己全身是未著寸縷,他花容失色地扭著身子,奮力的掙扎著,因為-- 竟然還有人,在他身上放肆的不時亂摸? 「無吾不為之利--」 聞言,百朝臣瞬間一震,他訥訥的問道:「軍師!?」 剎那,以狂涓的力道衝進他的體內!在汗水飛甩的節拍之中,四無君阻斷了百朝臣所有多餘的問話,若是讓他知曉了自己是誰,百朝臣啊…… 你想,四無君有你這樣漫不經心的下屬,連敵人近身仍舊不知不覺! 這樣的你,還有資格留在天嶽嗎? 讓你在我的身邊已經是破例了,你不懂嗎? 當人兒終是疲累的癱軟在床墊之上,再次沉沉的入睡之後;四無君悄然的,以指輕巧地執起百朝臣一綹垂在他頰畔的綠髮,趣味地把玩著。 遊戲,似乎還沒有結束啊,呵…… 【全文完】 ----------------- 某闇這篇小百文~似乎是最早的400文唷~^^~ 小百超可愛滴~~呵呵~永遠愛他>Q<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