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耕雪釣月&藍羽闇影.自創&同人-

網管:闇真(連結&好友請自便唷!)
  • 325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衍生布文】逆者74(蒼金)

當日夜裡,金鎏影獨自待在自己房內,安靜地想著他往後要走的每一步道路。 白天……在藏海湖所見的那一幕,似乎已激不起他心中半點半滴的驚濤駭浪。 金鎏影冷哼一聲,這表示他對蒼的心──已是完全不在意了。 眾望所歸的蒼,眾人愛戴的蒼,不過是在玄宗初試的成功,倒是突顯了別人所受的不公平。 公平? 多可笑,玄宗師傅教他們要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但在群體之中,本就無暇顧及少數的個體,棄車保帥的策略是嗎? 金鎏影掩卷凝思,面色沉凜憎惡。 非要到了此時此刻,他才恍然大悟,自己與紫荊衣此後的人生,將是如何的特立獨行,等同玄宗一脈的大逆不道。 未來,他與紫荊衣兩人必得接受公眾的檢視,翻天覆地的被眾人給譴責批評。 即使他們與異度魔界的合作,真有萬不得已的苦衷── 眼前考驗的地獄之路,讓他不想輸給蒼,更不想再一次敗給自己的心! 過去,他與紫荊衣的對話太少了。 自己太遲於發現紫荊衣過得不快樂,倘若時光重回,金鎏影希望可以早些發現摯友的痛苦,進而為紫荊衣分擔心中無法承受被排他的種種孤獨與怨懟。 孤獨與寂寞是不一樣的,他與紫荊衣兩人明明靠得那麼近,但卻完全不知彼此的心事。 朋友……這個詞彙令金鎏影悵然。 「曾多麼希望……與你成為真正的朋友。」金鎏影一個恍惚的淡淡言道。 但,就這一瞬間的醒悟,讓金鎏影當下羞憤地可說是要無地自容了! 他應該是最懂得紫荊衣不被眾人明瞭的心情,那是站在與孤獨完全對立的位置上,沉重到無法紓解的苦與悶。 那是寂寞。 而那時候理應為摯友分憂解勞的他,心裡卻滿滿佇立著蒼的身影。 多可笑,多可恥,多可恨的自己啊── 驀地,金鎏影憶起之前他毒發時的可怕夢魘,他與紫荊衣兩人一同被押上刑場處決的那一幕。 情深?義重? 冷冷一個苦笑,一直衰敗沉淪在如此的迷思當中,金鎏影對這樣的自己感到失望。 一個做大事的人要冷靜心狠,完全拋開自我。 金鎏影相信自己做得到,無論為了什麼,他都必須成為眾矢之的的叛徒。 他有必須堅持要奮戰下去的理由。 就在這時,金鎏影房門外傳來一道輕響的敲門聲。 「鎏影,你睡了嗎?」熟悉的一聲喚,來人是他們四奇的同修之一,墨塵音。 起身為墨塵音打開房門,金鎏影領他入內而座,「我沒有睡意。」 「鎏影,」墨塵音憂心忡忡地看著他,「大夥與異度魔界的戰事方休,好不容易才得到了些許的喘息空間,可我卻一直沒有赭衫軍的消息。」 「這是怎麼一回事?」金鎏影疑惑追問。 墨塵音這才娓娓道來,將赭衫軍自與魔界一戰後,便失蹤多日的消息告訴了金鎏影。 「玄宗內部的人心方定,赭杉軍行蹤不明的消息恐怕會引起我們玄宗內部再一次的動盪不安,」墨塵音分析道:「鎏影,我來找你是想秘密知會你與荊衣兩人,我打算私自下山去尋赭衫軍的下落。」 「塵音,你有多少把握可以找到人?」金鎏影聞言立即駁斥了墨塵音的做法,「赭衫軍如果已被異度魔界的軍隊挾持,你冒然前去尋人的舉動,不覺得太過輕率了嗎?」 墨塵音一聽,當下回道:「你說得我懂,但我們萬萬不能對同袍的安危坐以待斃,不是嗎?」 頓時,這一句話在金鎏影的心中掀起了濤天巨浪! 哈哈哈哈哈哈,對赭衫軍的安危不行坐以待斃,但對紫荊衣的一條賤命就可以? 迄今墨塵音的一席話,才終於徹頭徹尾潑了金鎏影一身的冰寒。 瞬間斂容,金鎏影的眼神變得冰冷而渺遠,可在唇邊卻嫻熟地露出了曩昔墨塵音最熟悉的溫暖微笑。 金鎏影說他懂墨塵音的用心良苦,他更願意為墨塵音隱瞞私自出山的這件事。 「同修一場,鎏影,多謝你不計前嫌,」墨塵音感激不已的道:「不論我是否能順利找到人,十日之內,我定會再與你連繫。」 「小心行事,保重。」 將人送出道觀,墨塵音離去前的燦然笑容在月光下顯得格外耀眼,金鎏影轉身黯然垂眸。 既定的事實已經殘酷到無法再改變,那麼他心底就算有再多的解釋又有什麼用呢? 他竟還在乎誰人論他功過? 金鎏影臉色慘澹,耳邊的風聲颯颯呼嘯而過,像是在他腦袋裡響起了絕望的廝吼聲。 『呵,金鎏影,昨日還是你的敵人,今天便成了你最好的盟友。』 腦海裡伏嬰師戲謔的嗓音,令金鎏影心頭原本仍存有的一點顧忌,如今已是通通消失殆盡。 人世間的糾葛從來就沒有那麼簡單,縱然他有千言萬語,將來仍須生死一決。 「鎏影,你在這做什麼?」 身旁傳來一道問話的沉嗓,金鎏影詫異地抬起頭,眼神不經意地對上那搜找著他的目光。 擋著他前方道路的人影,俊目微微瞇起,遠山青峰遙映也遮掩不住他矜貴清雅的氣質。 守候在月光下的紫色身影,朝他走了過來,三言兩語又擾亂了他的心。 該死!猛地鎮定心神,金鎏影露出吃驚的表情,佯裝不期而遇的問:「蒼,你怎會在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